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8390|回复: 0

财政部发布的PPP会计处理实施问答及应用案例学习笔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11 15: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折考取CMA认证,引领职业新未来
CMA最新资讯号“CMA订阅号”上线
IMA-复旦大学校园管理会计案例大赛启动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昨天(8月10日)财政部会计司发布了PPP会计处理实施问答及应用案例,相关内容基本与IFRIC12保持了一致。除趋同外,有以下值得关注的事项:
一、对解释14相关错误的修正
解释14规定“社会资本方提供建造服务(含建设和改扩建,下同)或发包给其他方等,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确定其身份是主要责任人还是代理人,并进行会计处理,确认合同资产”,根据这些措辞,无论企业采用金融资产模式还是无形资产模式,在确认收入的同时都应当确认合同资产,这显然是不恰当的。本公众号曾在“将无形资产模式下的PPP项目建设期收入计入合同资产是不是合理”中有过详细的讨论。
针对质疑,会计司在问答Q5中明确“对于社会资本方将相关PPP项目资产的对价金额或确认的建造收入金额确认为无形资产的部分,在相关建造期间确认的合同资产应当在资产负债表“无形资产”项目中列报”。这段话挺有意思的,也许是为了保持解释14的严肃性,会计司的领导仍然坚持将按进度确认的收入计入合同资产,只是要求在编制报表时将此类合同资产在“无形资产”项下列报。这样一来在合同资产一级科目下有两个组成部分,一部分是可以在报表中作为合同资产列报的,另一部分是需要在无形资产列报的。相信实务中应该不会有人采取这种变态的做法,直接做无形资产不香吗,何苦倒来倒去。
类似的捣糨糊做法还包括无形资产模式下,资本化的借款费用的会计处理及列报,问答Q6明确,“相关借款费用满足资本化条件的,社会资本方应当将其予以资本化,计入“PPP借款支出”科目,期末,“PPP借款支出”科目的借方余额应在资产负债表“无形资产”项目中列报”。
二、对解释14衔接要求的澄清
解释14规定,“2020年12月31日前开始实施且至本解释施行日尚未完成的有关PPP项目合同,未按照以上规定进行会计处理的,应当进行追溯调整”。解释14发布后,实务中对“尚未完成”存在不同的理解。
问答Q11明确,“PPP项目合同尚未完成,指的是PPP项目合同的建造、运营和移交等一项或多项义务在《解释第14号》施行日之前尚未全部完成”。根据这个措辞,实务中极有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是一些建设阶段已完成多年,甚至运营期也接近结束,仅仅是尚未完成移交的PPP合同都需要根据解释14相关要求进行追溯调整,可以想象实务中企业会因此增加多少核算成本。
PPP项目的会计核算主要涉及建造、运营、移交。除对PPP项目定义的进一步澄清外(实务中相当多企业事实上已经根据IFRIC相关要求定义PPP项目),解释14和解释2之间的差异主要是由收入准则修订所致,包括单项履约义务的识别、单独售价的确定以及主要责任人和代理人的认定等。在收入准则已经明确“企业可以仅对在首次执行日尚未完成的合同的累积影响数进行调整”的前提下,解释14要求企业对PPP项目下已完成建造阶段的PPP项目合同全面追溯会造成核算口径的人为差异。如一些采用金融资产模式的企业在2020年1月1日已经根据修订后收入准则对未完成建造阶段的合同收入做出了调整,在2021年1月1日,他们可能还需要在2021年1月1日对已完成建造阶段的合同进行全面追溯。
这一问题在IFRS下应当不会出现,IFRIC12在第28D段明确规定,2014年5月发布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5号———客户合同收入》对本解释公告“参考”部分、第13段至第15段、第18段至第20段以及第27段进行了修订。主体应当在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15号》时应用这些修订内容。
三、案例的瑕疵
1、无形资产模式案例,社会资本方甲公司在2×21年的账务处理中将合同收入的对应科目计入合同资产,这符合解释14,也符合问答Q5的前半段。但案例中后续并未提及该合同资产在报表中的列报,实务中相当多的从业人员更愿意看案例而并不关注问答的文字叙述,很担心相关案例会误导一部分从业人员。
2、金融资产模式案例,案例中存在道路建设、运营和道路翻新三项单项履约义务,合同明确“政府方验收合格后,在运营期间每年末向甲公司支付1600万元”,对于每年收取的款项,案例要求甲公司逐年将合同资产转为应收款项,这表明会计司认为在报表期末同一PPP项目下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会同时并存。
这种做法存在讨论空间,案例中采用金融资产模式的甲公司各年度收取对价的权利并不取决于其他履约义务的履行,其收款权利是无条件的,收款日期是确定的,属于标准的以摊余成本的金融资产,并不满足收入准则对合同资产的定义(企业已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收取对价的权利,且该权利取决于时间流逝之外的其他因素,如企业向客户销售两项可明确区分的商品,企业因已交付其中一项商品而有权收取款项,但收取该款项还取决于企业交付另一项商品的,企业应当将该收款权利作为合同资产)。这个做法与IFRIC12存在差异。IFRCI12在第16段明确规定,金融资产模式下,授予方没有或几乎没有拒绝支付的权利,这通常是因为协议是法律强制执行的。IFRIC12结论基础在示例1(授予方向经营方提供一项金融资产),合同资产/应收项目的计量段明确,建造完成的第二年末,社会资本方以应收款项列报相应收款权。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

GMT+8, 2021-9-27 05: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