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627|回复: 0

[其他税种] 税法裁判案例系列_案例三_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9 12: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
现报名CMA享受7折优惠。
CMA获得政府及各大企业集团一致推荐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本案争议: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契税的法定情形;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契税的法定情形?,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
【案例标题】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行政征收、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审理法院】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案  号】(2015)甬海行初字第26号
【案  由】
【判决时间】2015-07-23
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甬海行初字第26号
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宁波书城文化广场1幢1号7层B座。
法定代表人胡敏杰。
委托代理人程刚(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李迎春(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沧海路555号。
法定代表人孙如红。
出庭应诉负责人刘红,女,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俊铭(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魏杰(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彩虹北路58号。
法定代表人孙黎明,
委托代理人章伟伟(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邱姣清(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不服被告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税务行政征收及被告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税务行政复议一案,于2015年5月18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5月18日立案后,于2015年5月2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6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程刚、李迎春,被告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的出庭应诉负责人刘红、委托代理人陈俊铭、魏杰,被告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章伟伟、邱娇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江东地税局)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关于宁波市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退税申请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以下简称《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以下简称《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八条,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天公司)与宁波市国土资源局(以下简称市国土局)签署《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下简称《出让合同》)并受让取得宁波书城1#地块使用权后,应当依法缴纳契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以下简称土地使用税),解除《出让合同》不影响合同解除前纳税义务的发生与履行,不属于退税事由,因此,决定不予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土地使用税和土地出让契税。原告富天公司不服,向被告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江东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4月26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甬东复决字(2015)2号),认为《答复》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以下简称《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复议决定维持《答复》。
原告富天公司诉称,一、2010年8月17日,市国土局发布《宁波市国土资源局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决定以挂牌方式出让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坐落位置为江东区,北至惊驾路、西至滨江大道、东至江东北路,土地用途为文体娱乐,出让面积为10676平方米。2010年9月20日,宁波太平洋恒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竞得上述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总价为人民币249818400元。同日,与市国土局签订《出让合同》,市国土局交付了上述土地。2010年11月4日,太平洋公司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富天公司,即本案原告。2010年11月18日,市国土局与原告签订了改签合同,将上述土地的受让方变更为原告。此后,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缴纳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二、签约后,原告着手进行前期工程准备工作。2011年4月,原告准备向宁波市规划局报送规划方案时,获悉宁波市委、市政府将制定实施“三江口核心区改造提升规划及城市设计”方案,因该方案中下穿式交通组织的北面隧道出入口,正好位于原告受让地块的沿街东侧路段,故宁波市规划局要求原告暂缓4个月报批设计方案。此后,原告一直与宁波市人民政府、宁波市规划局、市国土局进行交涉协商,要求将受让地块按总价值规模进行置换或减少土地出让价款,但市国土资源局及有关部门一直没有明确答复。2012年4月16日,宁波市人民政府正式批准《宁波三江口核心区改造提升规划》,改变了原出让条件,原告再次向宁波市人民政府及市国土局等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对该地块作出处理。后原告在资金被长期占用,不能周转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经市有关领导协调,被迫同意与市国土局协调。三、2014年12月4日,原告向宁波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返还全部土地出让金人民币249818400元、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2014年12月5日,宁波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书》((2014)甬仲裁字第210号),裁决内容包括:解除原告与市国土局于2010年9月20日签订的《出让合同》;市国土局扣除20%定金人民币49963680元后,退还原告土地出让金人民币199854720元;原告支付的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500000元,由原告向宁波市地方税务局申请办理退税,市国土局予以协助。四、裁决生效后,原告归还了土地,注销了原土地证,市国土局也于2014年12月20日向原告退还了土地出让金人民币199854720元。2014年12月19日,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提出退税申请。2015年1月20日,被告江东地税局作出《答复》,决定对原告缴纳的契税及土地使用税不予退还。五、2015年2月28日,原告因不服《答复》,向被告江东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4月26日,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江东地税局作出的《答复》。六、原告认为,第一,原告与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已经依法解除,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是对双方当事人不再具有法律约束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被告江东地税局原先向原告征收契税及土地使用税即失去了依据,理应恢复原状,否则就构成了“不当得利”。第二,《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应退还已征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2)622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无效产权转移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8)438号)、《北京市契税管理规定》、《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等规范性文件,原告认为只要自己没有实际取得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那么被告江东地税局就应对原告缴纳的契税及土地使用税予以退还。第三,因宁波市人民政府变更城市设计规划的行政行为导致原告受让土地的市场价值大为贬损,原告不得不解除与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在原告没有任何过错的情况下,被告江东地税局作出的《答复》明显不当,而且“显失公平”。第四、基于同样理由,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的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亦不合法。综上,原告认为被告江东地税局作出的《答复》明显不当,请求判决撤销被告江东地税局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的《答复》;撤销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判令被告江东地税局向原告退还土地出让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
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依据:
1.《公告》1份;
2.《出让合同》及《成交确认书》各1份;
3.《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改签号(2010)第014号)1份;
证据1—证据3用以证明原告通过招拍挂程序合法取得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土地使用权的事实;
4.税收缴纳书1份,用以证明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已缴纳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的事实;
5.联网电子缴纳扣款凭证46份,用以证明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已缴纳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的事实;
6.《裁决书》((2014)甬仲裁字第210号)及《裁决书补正》各1份,用以证明原告与市国土局经仲裁解除《出让合同》的事实;
7.退税申请2份、《答复》1份,用以证明原告提出退税申请,被告江东地税局作出《答复》的事实;
8.《行政复议决定书》(甬东复决字(2015)2号)1份,用以证明江东区政府作出维持《答复》的复议决定的事实;
9.《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应退还已征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2)622号),用以证明国家税务总局规定,对交易双方已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但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未能完成交易的,如购房者已按规定缴纳契税,在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对其已纳契税款应予以退还;
10.《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无效产权转移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8)438号),用以证明国家税务总局规定,对经法院判决的无效产权转移行为不征收契税;
11.《北京市契税管理规定》,用以证明北京市人民政府规定,纳税人已缴纳契税,但土地、房屋权属转移未能实现的,经契税征收机关批准,可准予退税;
12.《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用以证明浙江省人民政府规定,纳税人缴纳契税后,因所签订的土地、房屋权属转移合同无法履行申请退税的,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契税征收机关审核批准,准予退税。
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辩称,一、被告江东地税局向原告征收契税、土地使用税于法有据。根据《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原告作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承受方,其缴纳契税的义务在2010年9月与市国土局签订《出让合同》之日即已发生。根据《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二条,原告纳税义务的持续时间自出让合同约定交付土地时间的次月起、止于土地出让合同被裁决解除的当月末。二、宁波仲裁委员会所作裁决不能直接作为退税依据。仲裁的裁决效力仅及于仲裁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土地出让所涉税款的征收和退还应依据相关税收法律、法规执行,仲裁无权对所涉税款是否应予退还作出裁决,事实上也未对此作出实质性裁决。三、合同解除不构成退还契税、土地使用税的理由。根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解除不同于合同无效或被撤销,解除合同仅发生向后的法律效力,解除前既已发生的法律关系并不因合同解除而自始无效。本案中,原告已实际取得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使用权,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并不改变原告在2010年9月至2014年12月期间拥有该地块使用权的法律事实,故原告的纳税义务仍然存在。并且行政行为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原告的退税申请无相关的法律支持,被告就无权作出退税决定。四、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合法。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3月4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即受理,并向双方当事人送达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和《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2015年4月1日,又向双方当事人送达《行政复议听证通知书》,通知双方当事人于2015年4月10日参加听证。2015年4月26日,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维持《答复》的行政复议决定,并依法送达。
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1.《答复》1份,用以证明被告作出不予退税决定的事实;
2.《出让合同》1份;
3.改签合同1份;
证据2、证据3用以证明原告取得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土地使用权的事实;
4.《联系单》1份;
5.《房地产交易纳税申报表》2份;
6.《税收缴款书》1份;
7.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契税缴款记录1份;
8.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土地使用税缴款记录1份;
证据4—证据8用以证明原告已缴纳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含滞纳金)人民币627221.67元的事实;
9.《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用以证明原告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后应依法缴纳契税;
10《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用以证明原告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后,应依法缴纳土地使用税;
11.《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06)186号)第二条;
12.《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08)152号)第三条;
证据11、证据12用以证明原告的土地使用税纳税义务起于合同约定交付土地时间的次月或合同签订的次月,止于土地使用权发生变化的当月末。
被告江东区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1.《复议申请书》、证据目录、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身份证、授权委托书、邮寄单各1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区政府收到行政复议申请材料的事实;
2.《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邮寄单及查询单各1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区政府受理复议申请并通知原告的事实;
3.《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及送达回证各1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区政府通知被告江东地税局作书面答复的事实;
4.《行政复议答辩书》、授权委托材料、法律依据各1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地税局书面答复并提供证据和依据的事实;
5.《行政复议听证通知书》2份、邮寄单及查询单各4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区政府通知听证的事实;
6.行政复议听证记录及代理词各1份,用以证明被告江东区政府召开听证会的事实;
7.《行政复议决定书》1份、邮寄单及查询单各4份,用以证明江东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送达的事实;
8.《行政复议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用以证明行政复议合法;
9.《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三条,用以证明行政复议合法。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提交的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依据的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内容上的合法性有异议,对证据2—证据8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持异议;对证据9—证据12的证明对象有异议,本案中土地使用权没有发生实质性转移、原告亦没有实际使用该土地,故不适用《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的内容,被告所举依据并非针对退税,不适用于本案。
原告对被告江东区政府提交的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均不持异议,认为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的复议决定在程序上是合法的。
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依据的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证据8不持异议,但认为证据6的仲裁内容越权,对证据9—证据12有异议,认为不适用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一、对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提供的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证据、依据中,原告对证据2—证据8不持异议,故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1内容上的合法性以及依据适用是否正确于下文阐述。二、被告江东区政府提供的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依据中,因原告对复议程序不持异议,故本院对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证据均予认定。三、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江东地税局及被告江东区政府对证据1—证据8不持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9—证据12是否适用于本案于下文阐述。
经审理查明,2010年8月17日,市国土局发布《公告》,决定以挂牌方式出让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坐落位置为江东区,北至惊驾路、西至滨江大道、东至江东北路,土地用途为文体娱乐,出让面积为10676平方米。2010年9月20日,太平洋公司竞得上述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成交总价为人民币249818400元。同日,与市国土局签订《出让合同》,市国土局交付了上述土地。2010年11月4日,太平洋公司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富天公司,即本案原告。2010年11月18日,市国土局与原告签订了改签合同,将上述土地的受让方变更为原告。此后,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缴纳了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
2011年4月,原告准备向宁波市规划局申报受让地块的规划方案时,因《宁波三江口核心区改造提升规划》正在编制过程中,故宁波市规划局要求原告暂缓申请报批规划方案。2012年4月16日,《宁波三江口核心区改造提升规划》正式出台,原告认为该文件对受让地块的规划条件造成了影响,故与宁波市人民政府、宁波市规划局、市国土局等部门沟通、反映,要求对受让地块进行处理。2014年12月4日,原告向宁波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市国土局签订的《出让合同》,返还全部土地出让金人民币249818400元、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2014年12月5日,宁波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书》((2014)甬仲裁字第210号),裁决内容包括:解除原告与市国土局于2010年9月20日签订的《出让合同》;市国土局扣除20%定金人民币49963680元,退还原告土地出让金人民币199854720元;原告支付的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500000元,由原告向宁波市地方税务局申请办理退税,市国土局予以协助。
2014年12月19日,原告向宁波市江东区财政局书面申请退还土地出让金契税至原告账户。2015年1月12日,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书面申请退回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契税。2015年1月20日,被告江东地税局对原告作出《答复》,认定根据《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以及《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八条,原告与市国土局签署《出让合同》并受让取得宁波书城1#地块使用权后,应当依法缴纳契税和土地使用税,解除《出让合同》不影响合同解除前纳税义务的发生与履行,不属于退税事由,因此,决定不予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土地使用税和土地出让契税。
原告不服《答复》,于2015年3月4日向被告江东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同日被告江东区政府受理,并通知被告江东地税局提交书面答复,2015年4月10日,被告江东区政府召开听证会,2015年4月26日,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甬东复决字(2015)2号),认为《答复》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予以维持。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1.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契税的法定情形;2.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
1.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契税的法定情形?
《契税条例》第一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转移土地、房屋权属,承受的单位和个人为契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缴纳契税。”第八条规定:“契税的纳税义务发生时间,为纳税人签订土地、房屋权属转移合同的当天,或者纳税人取得其他具有土地、房屋权属转移合同性质凭证的当天。”据此,原告于2010年9月20日受让涉案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应依法缴纳契税。本案中原告已于2011年1月25日缴纳受让土地的契税。关于契税的退税问题,除税务机关对多缴、误征的契税应予退还外,《契税条例》仅第六条规定了“减征或者免征契税”的情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减征或者免征契税:(一)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军事单位承受土地、房屋用于办公、教学、医疗、科研和军事设施的,免征;(二)城镇职工按规定第一次购买公有住房的,免征;(三)因不可抗力灭失住房而重新购买住房的,酌情准予减征或者免征;(四)财政部规定的其他减征、免征契税的项目。”本案并不存在原告多缴或被告误征契税之情形,且本案中,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亦不符合《契税条例》中“减征或者免征契税”的条件。
2.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是否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
《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二条规定:“在城市、县城、建制镇、工矿区范围内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为城镇土地使用税(以下简称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缴纳土地使用税。”第八条规定:“土地使用税按年计算、分期缴纳。缴纳期限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06)186号)第二点中规定:“以出让或转让方式有偿取得土地使用权的,应由受让方从合同约定交付土地时间的次月起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合同未约定交付土地时间的,由受让方从合同签订的次月起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据此,原告于2010年9月20日取得涉案地块国有土地使用权后,应依法缴纳土地使用税。本案中,原告已缴纳了受让地块的土地使用税。关于土地使用税的退税问题,除税务机关应予退还纳税人多缴或税务机关误征的土地使用税外,《土地使用税条例》第六条规定:“下列土地免缴土地使用税:(一)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军队自用的土地;(二)由国家财政部门拨付事业经费的单位自用的土地;(三)宗教寺庙、公园、名胜古迹自用的土地;(四)市政街道、广场、绿化地带等公共用地;(五)直接用于农、林、牧、渔业的生产用地;(六)经批准开山填海整治的土地和改造的废弃土地,从使用的月份起免缴土地使用税5年至10年;(七)由财政部另行规定免税的能源、交通、水利设施用地和其他用地。”第七条规定:“除本条例第六条规定外,纳税人缴纳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需要定期减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税务机关审核后,报国家税务局批准。”本案不存在原告多缴或被告误征土地使用税之情形,且本案中,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亦不属于《土地使用税条例》中“免缴土地使用税”或“减免土地使用税”之情形。
庭审中,原告所举《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应退还已征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2)622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无效产权转移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8)438号)、《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第十一条等所涉之情形,亦不同于本案情况,故不适用于本案。
原告于2015年1月12日向被告江东地税局书面申请退还契税及土地使用税,被告江东地税局于同年1月20日作出书面答复,被告的答复在合理期限内。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3月4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同年4月10日召开听证会,同年4月26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依法送达,该行政复议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被告江东地税局于2015年1月20日所作《答复》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4月26日所作《行政复议决定书》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url=]《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url][url=]第六十九条[/url]、[url=]第七十九条[/url]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上诉期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50元;如通过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账号为37×××92,开户银行为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通过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未在上诉期限内预交的,应当在上诉期限届满后七日预交,逾期不交,作放弃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贾丰荣
代理审判员  张 严
人民陪审员  张爱华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
代书 记员  陈雨晴
附本案相关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
第一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转移土地、房屋权属,承受的单位和个人为契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缴纳契税。
第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减征或者免征契税:
(一)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军事单位承受土地、房屋用于办公、教学、医疗、科研和军事设施的,免征;
(二)城镇职工按规定第一次购买公有住房的,免征;
(三)因不可抗力灭失住房而重新购买住房的,酌情准予减征或者免征;
(四)财政部规定的其他减征、免征契税的项目。
第八条契税的纳税义务发生时间,为纳税人签订土地、房屋权属转移合同的当天,或者纳税人取得其他具有土地、房屋权属转移合同性质凭证的当天。
2.《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
第二条在城市、县城、建制镇、工矿区范围内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为城镇土地使用税(以下简称土地使用税)的纳税人,应当依照本条例的规定缴纳土地使用税。
第六条下列土地免缴土地使用税:
(一)国家机关、人民团体、军队自用的土地;
(二)由国家财政部门拨付事业经费的单位自用的土地;
(三)宗教寺庙、公园、名胜古迹自用的土地;
(四)市政街道、广场、绿化地带等公共用地;
(五)直接用于农、林、牧、渔业的生产用地;
(六)经批准开山填海整治的土地和改造的废弃土地,从使用的月份起免缴土地使用税5年至10年;
(七)由财政部另行规定免税的能源、交通、水利设施用地和其他用地。
第七条除本条例第六条规定外,纳税人缴纳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需要定期减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税务机关审核后,报国家税务局批准。
第八条土地使用税按年计算、分期缴纳。缴纳期限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
3.《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七十九条复议机关与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为共同被告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对复议决定和原行政行为一并作出裁判。
【案例标题】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行政征收、行政复议二审行政判决书
【审理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15)浙甬行终字第183号
【案  由】
【判决时间】2015-11-09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5)浙甬行终字第18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宁波书城文化广场1幢1号7层B座。
法定代表人刘许群。
委托代理人程刚(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李迎春(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沧海路555号。
法定代表人孙如红。
出庭应诉负责人刘红,副。
委托代理人陈俊铭(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魏杰(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彩虹北路58号。
法定代表人孙黎明。
出庭应诉负责人李云来,副。
委托代理人章伟伟(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邱姣清(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因诉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税务行政征收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浙江省海曙区人民法院(2015)甬海行初字第2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程刚、李迎春,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的出庭应诉负责人刘红、委托代理人陈俊铭、魏杰,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的出庭应诉负责人李云来、委托代理人章伟伟、邱姣清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江东地税局)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关于宁波市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退税申请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决定不予退还上诉人已缴纳的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城镇土地使用税和土地出让契税。上诉人不服,申请行政复议,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4月26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甬东复决字(2015)2号),复议决定维持《答复》。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定,2010年8月17日,宁波市国土资源局(以下简称市国土局)发布公告,决定以挂牌方式出让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坐落位置为江东区,北至惊驾路、西至滨江大道、东至江东北路,出让面积为10676平方米。2010年9月20日,宁波太平洋恒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公司)竞得上述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同日,太平洋公司与市国土局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下简称《出让合同》),市国土局交付了上述土地。2010年11月4日,太平洋公司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即原审原告。2010年11月18日,市国土局与原告签订了改签合同,将上述土地的受让方变更为原告。此后,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缴纳了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627215元。2014年12月5日,宁波仲裁委员会作出(2014)甬仲裁字第210号裁决书,裁决内容包括:解除原告与市国土局于2010年9月20日签订的《出让合同》;市国土局扣除20%定金人民币49963680元,退还原告土地出让金人民币199854720元;原告支付的契税人民币7494552元、土地使用税人民币500000元,由原告向宁波市地方税务局申请办理退税,市国土局予以协助。2014年12月19日,原告向宁波市江东区财政局书面申请退还土地出让金契税。2015年1月12日,原告向被告江东地税局书面申请退回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契税。2015年1月20日,被告江东地税局对原告作出《答复》,认定根据《契税条例》第一条、第二条、第八条以及《土地使用税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八条,原告与市国土局签署《出让合同》并受让取得宁波书城1#地块使用权后,应当依法缴纳契税和土地使用税,解除《出让合同》不影响合同解除前纳税义务的发生与履行,不属于退税事由,因此,决定不予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宁波书城东侧1#地块土地使用税和土地出让契税。原告不服《答复》,于2015年3月4日向被告江东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同日被告江东区政府受理,并通知被告江东地税局提交书面答复。2015年4月10日,被告江东区政府召开听证会。2015年4月26日,被告江东区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甬东复决字(2015)2号),认为《答复》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予以维持。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已缴纳受让土地的契税和土地使用税。原告与市国土局依法解除《出让合同》的情形,不属于被告江东地税局退还原告已缴纳的契税和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应退还已征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2)622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无效产权转移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8)438号)、《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第十一条等所涉之情形,不能适用。原告于2015年1月12日向被告江东地税局书面申请退还契税及土地使用税,被告江东地税局于同年1月20日作出书面答复,被告的答复在合理期限内。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3月4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同年4月10日召开听证会,同年4月26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依法送达,该行政复议符合法定程序。综上,被告江东地税局于2015年1月20日所作《答复》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予以支持;被告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4月26日所作《行政复议决定书》合法,予以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依照[url=]《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url]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上诉称:一、上诉人与市国土局协商解除合同属于《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第十一条规定的“转移合同无法履行”的范畴。二、在无明确法律、法规对契税退还条件及程序作出具体规定的情况下,应参照引用上诉人提交的最近似的规章或规范性文件。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撤销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于2015年1月20日作出的《关于宁波市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退税申请的答复》和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政府于2015年4月26日作出的甬东复决字(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判令被上诉人宁波市江东地方税务局向上诉人退换土地出让契税7494552元和土地使用税627215元。
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辩称,征收契税、城镇土地使用税于法有据,宁波仲裁委员会所作裁决不能作为退税依据,合同解除不构成退税理由。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江东区政府未作书面答辩,在审理中辩称,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作出的被诉答复认定事实清楚,应予维持,被上诉人江东区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符合法律规定。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基于土地出让合同解除主张退还契税和土地使用税,不符合退还契税和土地使用税的法定情形。上诉人认为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应参照引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办理期房退房手续后应退还已征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2)622号)、《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无效产权转移征收契税的批复》(国税函(2008)438号)、《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契税暂行条例〉办法》第十一条等规章及规范性文件。本院认为,上述规范性文件本身不适用于本案,而且对于权属已经转移的情形,上述文件也没有体现可以退还契税的精神。本案中,涉案土地使用权已经完成权属登记,权属已经转移,故根据税收法定原则,结合上述文件精神,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不退还契税并无不妥。上诉人缴纳土地使用税期间为涉案土地的实际使用权人,上诉人主张退还已缴纳的土地使用税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于2015年1月12日向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书面申请退还契税及土地使用税,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于同年1月20日作出书面答复,被上诉人江东地税局的答复在合理期限内,程序合法。综上,被上诉人作出被诉答复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被上诉人江东区政府于2015年3月4日收到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申请,同年4月10日召开听证会,同年4月26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并依法送达,该行政复议符合法定程序。综上,被上诉人江东区政府作出被诉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
综上,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url=]《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url][url=]第八十九条[/url]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宁波太平洋富天投资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信根
代理审判员  朱姣珍
代理审判员  陈 凯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代书 记员  王 静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

GMT+8, 2020-9-25 11: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