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2707|回复: 8

[求助] 请教一下对购买出口信用保险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方法和审计报告的坏账政策的披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18: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
现报名CMA享受7折优惠。
CMA获得政府及各大企业集团一致推荐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请教一下对购买出口信用保险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方法和审计报告的坏账政策的披露?比如购买出口信用保险款项未收回,保险公司赔付80%,如何计提坏账,还是执行账龄组合分析、单项重大计提?在审计报告是否或怎样要披露信用保险项坏账计提政策?
发表于 2017-11-9 05: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参考《瑞华研究2010~2016汇编》之“问题1-3-13(应收账款由第三方提供保证的,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问题1-3-13(应收账款由第三方提供保证的,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问题:
在对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时,如何考虑第三方对应收账款提供的保证的影响?例如:
1、通过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获得的被购买方原有应收账款,由其原股东在股权转让协议中承诺保证收回的,其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2、已投保信用保险的应收账款,在计提坏账准备时,能否认为保额范围内的款项是可以收回的,不对其计提坏账准备?
背景:
以下两个案例互相独立。
情形1:2013年6月,A公司收购B公司自然人股东所持有的B公司80%的股权,取得对B公司的控制权。此次收购形成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
根据收购协议约定,B公司原股东负责确保B公司回收其于交割日前(含交割日)的全部应收账款,对于B公司于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两年内无法从其债务人处回收的交割日前应收账款金额(扣除交割日已计提的坏账准备),由B公司原股东负责向B公司偿付,且各位原股东相互之间承担连带责任。
2014年B公司管理层及销售人员变动较大,业绩大幅下滑,2014年末判断应收账款存在坏账的可能性较大,且2015年收购协议生效将满两年,若收购前应收账款无法收回,B公司原股东将予以清偿,故A公司管理层拟将B公司将收购前形成的至2014年末尚未收回的应收账款作为一个组合,还原2013年6月30日前已计提的坏账准备余额,自2013年6月30日起不再计提坏账准备。
情形2:C公司于2014年与某财产保险公司签订国内短期贸易信用保险单,保险公司承保范围为C公司2014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全部的贵金属合金材料、环境材料、电子浆料、工业载体催化剂材料的国内赊销交易。保险公司对双方确认的在信用期限内的赊销交易(扣除10%的绝对免赔率后)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且累计赔偿限额为实收保费的40倍。
C公司2014年12月31日对该部分已投保的应收账款余额,因保险公司已承诺赔偿全额的90%,在不超过实收保费40倍金额的前提下,C公司对该部分已投保应收账款余额的90%不再计提坏账准备,而对剩余的10%按公司原会计政策,根据账龄组合计提坏账准备。
解答:
根据背景资料分析,情形1中被收购方的原大股东向收购方承诺,对于购买日原先已存在的应收款项,在债务人因信用风险等原因导致无力支付款项的情况下,由原大股东按约定补偿给被收购方,其目的是弥补被收购方因债务人信用风险而导致的损失;情形2中,C公司将其部分应收账款向保险公司投保,在债务人因信用风险等原因导致无力支付款项的情况下,保险公司按保单条款的约定进行赔偿。这两种情形均属于由第三方提供的信用风险保护,不同于债务人自身提供的抵押或保证,是一项独立的金融工具,应单独对其进行核算。      
对于第三方提供的信用风险保护,应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5号》第二条规定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的规定进行会计处理,原文如下:
二、企业开展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相关业务,应当如何进行会计处理?
答: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是指信用风险缓释合约、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及其他用于管理信用风险的信用衍生产品。信用风险缓释合约,是指交易双方达成的、约定在未来一定期限内,信用保护买方按照约定的标准和方式向信用保护卖方支付信用保护费用,由信用保护卖方就约定的标的债务向信用保护买方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金融合约。信用风险缓释凭证,是指由标的实体以外的机构创设,为凭证持有人就标的债务提供信用风险保护的、可交易流通的有价凭证。
信用保护买方和卖方应当根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合同条款,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判断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是否属于财务担保合同,并分别下列情况进行处理:
(一)属于财务担保合同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除融资性担保公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4号》第八条的规定处理外,信用保护买方和卖方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中有关财务担保合同的规定进行会计处理。其中,信用保护买方支付的信用保护费用和信用保护卖方取得的信用保护收入,应当在财务担保合同期间内按照合理的基础进行摊销,计入各期损益。
(二)不属于财务担保合同的其他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信用保护买方和卖方应当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的规定,将其归类为衍生工具进行会计处理。
财务担保合同,是指当特定债务人到期不能按照最初或修改后的债务工具条款偿付时,要求签发人向蒙受损失的合同持有人赔付特定金额的合同。
开展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相关业务的信用保护买方和卖方,应当根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分类,分别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企业会计准则第25号——原保险合同》或《企业会计准则第26号——再保险合同》以及《企业会计准则第30号——财务报表列报》进行列报。
《计学撮要2013》对《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5号》第二条的上述规定解读如下(见该书第29页):
“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定义和相关介绍可参阅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4997448.htm)。2010年10月29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指引》(公告[2010]13号)(http://www.nafmii.org.cn/ggtz/gg/201204/t20120406_11887.html),自发布之日起实行。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交易自2010年11月开始。关于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进一步介绍和解读可参阅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网站上的文章:http://www.nafmii.org.cn/zlgl/xyfx/xw/201202/t20120227_2586.html
从会计核算角度,对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区分为“属于财务担保合同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和“不属于财务担保合同的其他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分别按照解释5号第二条中适用于该类别的原则处理。
关于如何将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在这两种类型之间作出区分,一般掌握的原则是:“财务担保合同”的本质是向合同持有人(被担保方)就其因债务人信用风险方面的原因而实际遭受的损失金额作出补偿。凡是不符合该特征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例如,使被担保方依据该合同收到的补偿款项的金额多于或者少于其因债务人信用风险实际遭受的损失),均应按照衍生工具进行会计处理。
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要符合“财务担保合同”的定义和确认条件,应确保被担保方从该工具中获得的现金流量恰好等于其因债务人信用风险而实际遭受的损失。为了实现这一目的,该等合同可采用以下两种方法之一:
1.担保人按违约贷款的本息名义金额收购该违约贷款,而不是根据对最终损失金额的最佳估计确定需支付的款项金额;或者
2.担保方在合同约定的较早日期(此时最终的损失金额尚未确定)依据其对最终损失的最佳估计,对被担保方先行作出补偿。但同时约定,在损失金额最终确定之后,双方之间就该最终确定金额与此前已作出补偿金额之间的差额多退少补。
即,在背景资料介绍的两种情形中,它们的信用保险合同均属于财务担保合同性质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情形1中被收购方(个别报表层面)和收购方(合并报表层面)为信用保护买方,原大股东为信用保护卖方。只不过此处的信用风险保护是免费提供的;情形2中C公司为信用保护买方,保险公司为信用保护卖方。
另一方面,两种情形中坏账损失确认和计量的主要依据是债务人的信用风险。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2014年修订)》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信用风险,是指金融工具的一方不履行义务,造成另一方发生财务损失的风险”。即影响信用风险水平的主要因素是债务人自身的财务状况、履约意愿等因素,由债权人从外部获取的信用风险保护并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
故本案例两种情形中的基础债权债务关系和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均应作为两项独立的金融工具分别进行核算,而不应将其“组合”为一项金融工具。
因此,我们建议的会计核算原则如下:
1、对于情形1中获得原大股东提供的信用风险保护和情形2中向保险公司投保的应收账款,期末进行减值测试和计提坏账准备时,所考虑的因素与其他未获得信用风险保护的同类应收账款类似,不考虑通过信用风险保护可能减轻部分实际损失的影响。即,不能仅仅因为已获得信用风险保护而减少坏账准备的提取。如果公司的坏账准备计提政策采用组合计提方法的,则在按信用风险对应收账款进行组合分类时,不考虑信用风险保护因素的影响(即,债务人的信用风险特征类似的应收款项,无论是否获得信用风险保护,应归入同一个信用风险组合)。
2、对于情形1中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5号》第二条的上述规定进行会计处理。具体处理原则区分被收购方个别报表层面和收购方合并报表层面而有所不同:
(1)在被收购方B公司的个别报表层面,其之所以能够获得原大股东提供的信用风险保护,是交易双方就股权转让事项进行谈判的结果,而补偿款支付给被收购方,可以看作新老大股东对被收购方作出的资本性投入。因此,如果实际发生坏账损失,从原大股东取得全部或部分赔偿的,则所取得的赔偿款应计入资本公积。
(2)在收购方A公司的合并报表层面,合并报表主体作为信用保护的买方,如果实际发生坏账损失,从被收购方的原大股东取得全部或部分赔偿的,则所取得的赔偿款应计入当期营业外收入(在合并报表层面,不应理解为被收购方的原大股东在进行“资本性投入”)。
3、对于情形2中的信用风险缓释合约,同样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5号》第二条的上述规定进行会计处理。C公司作为信用保护的买方,将所支付的保险费确认为一项资产,在整个信用风险保护期内分摊,确认为各期的费用。如果实际发生坏账损失,向保险公司索赔后取得全部或部分赔偿的,则所取得的赔偿款应计入当期营业外收入。
发表于 2017-11-10 14: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版,情形一卖方直接提供的补偿性承诺是不是应属于企业合并中的补偿性资产,按企业合并准则处理?

点评

也可以。如果难以可靠计量补偿资产的,则在实际收到时确认。  发表于 2017-11-10 19:27
发表于 2019-8-1 09: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chenyiwei 发表于 2017-11-9 05:19
可参考《瑞华研究2010~2016汇编》之“问题1-3-13(应收账款由第三方提供保证的,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

请问陈版主,在新修订的金融工具列报准则中,提到“因某些导致损失的事项而产生的义务与预计通过保险合同向第三方索赔而得到的补偿”,通常认为不得抵消相关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
是不是和《企业会计准则第37号——金融工具列报(2014年修订)》的意思一样?
但是在有信用保险公司投保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的时候,是否可以制定一个较低的比例?

点评

金融工具列报准则的2017版在权益/负债区分和金融资产、负债抵销方面和2014版是完全一样的,没有修改。有保险公司投保的应收款项,一般在计提坏账准备时不考虑投保因素的影响。  发表于 2019-8-1 18:17
金融工具列报准则的2017版在权益/负债区分和金融资产、负债抵销方面和2014版是完全一样的,没有修改。有保险公司投保的应收款项,一般在计提坏账准备时不考虑投保因素的影响。  发表于 2019-8-1 18:17
发表于 2019-8-1 10: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chenyiwei 发表于 2017-11-9 05:19
可参考《瑞华研究2010~2016汇编》之“问题1-3-13(应收账款由第三方提供保证的,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

如果考虑未来的现金流量的话,赔付比例以内的部分是不是可以不计提坏账准备?

点评

不可以。参考《瑞华研究2010~2016汇编》之“问题1-3-13(应收账款由第三方提供保证的,坏账准备如何计提)”。  发表于 2019-8-1 18:1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9-12-16 17:1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