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495|回复: 0

[个人所得税] 个税改革后,创投企业个人合伙人股息红利所得如何缴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17: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
现报名CMA享受6折优惠。
CMA获得政府及各大企业集团一致推荐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2019年1月10日发布的《财政部 税务总局 发展改革委 证监会关于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所得税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19〕8号)明确了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的所得税处理,对过去不少地方政府发文给创投基金股权转让开政策口子的情况予以了规范,使得创投企业个人所得税政策更加清晰明确。但细细研究,财税〔2019〕8号文还有些细节不太清晰,易引发歧义,本文就此进行解析。

按照财税〔2019〕8号文,创投企业选择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的,其个人合伙人从该基金应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按照20%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按年度所得整体核算的,其个人合伙人应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按照“经营所得”项目、5%-35%的超额累进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选择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的,其个人合伙人从该基金应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按照20%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很明确,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不再并入“经营所得”,单独按照20%计算缴纳个税。

选择按照年度所得整体核算的,其个人合伙人应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按照“经营所得”项目、5%-35%的超额累进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问题来了,这里的“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具体指什么,是否包含股息红利所得?

财税〔2019〕8号文件的标题虽然大,但实际通篇讲的就是个人合伙人从创业投资企业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如何处理。因此,按照通常的理解,这里的所得应该跟上面“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的”相对应——既然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的处理的话,从该基金应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不并入“经营所得”,那么按照年度所得整体核算就应该将从该基金应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统统作为“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并入“经营所得”。也就是说文件里的“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包含了个人合伙人从创投企业取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和股息红利所得。

既然有通常的理解,也就有非常的理解。也有人认为这里的“从创投企业取得的所得”应该根据具体所得内容区别对待——股权转让所得应当并入“经营所得”,而股息红利所得应当单独作为个人合伙人取得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应税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其依据是仍然全文有效的《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关于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规定〉执行口径的通知》(国税函〔2001〕84号)。
其理由是:既然财税〔2019〕8号文明确的是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所得税政策,那么可以肯定这里的创业投资企业肯定是合伙企业,因此这里的个人合伙人当然也就是国税函〔2001〕84号文件里的“合伙企业投资者”。而国税函〔2001〕84号文第二条规定: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对外投资分回的利息或者股息、红利,不并入企业的收入,而应单独作为投资者个人取得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应税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以合伙企业名义对外投资分回利息或者股息、红利的,应按《关于印发〈关于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投资者征收个人所得税的规定〉的通知》(财税[2000]91号)所附规定的第五条精神确定各个投资者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分别按“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应税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这么一讲,第二种“非常的理解”似乎也有道理。因为国税函〔2001〕84号和财税〔2019〕8号两个文件都是有效的,都可以用来规范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所得税政策。这样一来,就涉及到国税函〔2001〕84号和财税〔2019〕8号这两个文件之间关系的问题。

按照第一种“通常理解”的观点,这两个文件对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的所得税政策是不一致的。根据《立法法》第九十二条,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因此,毫无疑问应该采取财税〔2019〕8号文件的规定,个人合伙人应从创投企业取得的股息红利,应并入“经营所得”项目,按5%-35%的超额累进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按照第二种“非常理解”的观点,这两个文件对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的所得税政策并无矛盾,财税〔2019〕8号是对国税函〔2001〕84号文件的补充。

但我们仔细研究两个文件就可以看出,财税〔2019〕8号文件绝对不仅仅是对国税函〔2001〕84号文件的补充。其对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的所得税政策的规定,突破了国税函〔2001〕84号文件中对于一般的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的投资者的所得税政策规定。应该说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的关系。根据《立法法》的原则,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因此,笔者认为第二种“非常理解”的观点站不住脚。
而且,从扣缴义务的角度来看,第二种观点也不具备可操作性。根据最新的《个人所得税法》第九条,“个人所得税以所得人为纳税人,以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根据《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扣缴义务人向个人支付应税款项时,应当依照个人所得税法规定预扣或者代扣税款,按时缴库,并专项记载备查”。也就是说,创业投资企业个人合伙人通过创投企业获得被投资单位的股息红利,扣缴义务人应该是创投企业,而不是被创投企业投资的企业。因为创投企业才是《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中所说的向个人支付应税款项的单位。况且,站在被投资单位的角度,被投资单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履行个人所得税的扣缴义务。因为被投资单位只知道自己的投资者是一个创投企业,至于创投企业的合伙人有哪些,合伙人之间如何约定分配比例……这些履行扣缴义务必备的关键信心,被投资企业根本无从掌握。另外,很多政策细节其实都暗藏在申报表中,如果强行以创投企业作为扣缴义务人来“履行”所谓的股息红利个人所得税扣缴义务,那么将会发生在自然人税收管理系统(ITS)中根本找不到对应的扣缴申报表可用来申报的尴尬。

所以,按照年度所得整体核算的创业投资企业,在处理其自然人合伙人的所得税时,笔者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不应当将其从创投企业取得的股息红利所得单独作为合伙人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的问题。

当然,本文讨论的创投企业指的是财税〔2019〕8号文件中所说的“符合《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发展改革委等10部门令第39号)或者《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证监会令第105号)关于创业投资企业(基金)的有关规定,并按照上述规定完成备案且规范运作的合伙制创业投资企业(基金)”。如果不属于上述范围,那就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合伙企业,其自然人合伙人从合伙企业取得的股息红利所得就应该单独作为合伙人的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9-6-26 06:42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