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1285|回复: 8

[企业所得税] 警示!!!工资次月跨期支付被认定企税前需调增实际案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2 17: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
CMA考试7折报名,让您无惧未来!
CMA获得政府及各大企业集团一致推荐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本帖最后由 8012101 于 2018-4-12 18:00 编辑

转自,知乎,刘天永律师

一、基本案情

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通过人工选案,于2013年5月10月对华润置地(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公司”)立案实施税务检查。

在向华润公司送达税务检查通知书后,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调取了2010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华润公司的经营和财务数据,因案情复杂,又延长了检查期限,并制作了《询问(调查)笔录》及税务稽查工作底稿,查明华润公司于2012年12月在“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科目计提当月份的工资1,149,538.87元,实际于2013年1月发放。

在当年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全额税前列支,未做纳税调整,少调增2012年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1,149,538.87元;华润公司于2011年12月在“营业税金及附加”计提“外滩九里苑”项目的土地增值税517,046,665元,于2012年6月在“营业税金及附加”计提“外滩九里苑”项目的土地增值税57,668,838.66元,均在当年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全额税前列支。

另查明,华润公司在2009年-2012年按预征方式实际申报缴纳“外滩九里苑”项目土地增值税分别为(按税款所属期)10,864,806.99元、15,497,526.07元、29,703,336.18元、21,736,844.44元。

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认定华润公司未按规定调增2011年、2012年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460,980,995.76元、35,931,994.22元。

鉴于案情重大,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召开了重大案件审理会,再提请上海市国税局重大案件审理委员会进行审理。

2015年2月11日,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作出沪国税五稽处(2015)6号《税务处理决定书》,依据《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税收征管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决定华润公司补缴2011年企业所得税115,245,248.94元,加收滞纳金20,398,409.06元;补缴2012年企业所得税9,270,383.27元。

《税务处理决定书》于2月16日送达华润公司。

华润公司收悉后不服,在坚实公司对华润公司所涉全部欠税款与滞纳金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并经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认可后,华润公司于同年3月16日向上海市国税局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国税局于同月18日受理后向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发出《提出答复通知书》。

上海市国税局审查了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提交的《税务行政复议答复书》及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并准许予以查阅。

后因案情复杂,上海市国税局于5月7日决定延长行政复议审理期限30日。

2015年6月11日,上海市国税局作出被诉的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税务处理决定,并将沪国税复决(2015)2号《税务行政复议决定书》邮寄送达华润公司。

华润公司仍不服,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作出的沪国税五稽处(2015)6号税务处理决定;撤销上海市国税局作出的沪国税复决(2015)2号行政复议决定;要求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赔偿华润公司为申请行政复议所支付的担保费579,656元。诉讼中,华润公司要求一并对《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稽查局职责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国税函(2003)140号文)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另查明,根据上海市地方税务局黄浦区分局在2014年9月18日出具的涉税事项调查证明材料记载,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9月30日期间,华润公司销售“外滩九里苑”住宅项目,应按照5%预征率申报缴纳土地增值税,因系统设置原因,华润公司实际按照2%预征率申报缴纳,华润公司于2013年11月14日申报缴纳少缴的土地增值税47,932,657.95元(补缴税款所属期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9月30日)。

经华润公司核算,其中所属期为2012年度的土地增值税为27,713,457.83元。

二、本案的争议焦点及各方观点

(一)争议焦点

1、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作出被诉税务处理决定是否超越职权;2、行政程序是否合法;3、房地产开发企业在计算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时,是否需对已按权责发生制原则作出的土地增值税金额会计处理进行纳税调整;4、本纳税年度未缴纳的税金以及已计提未发放的工资可否在企业所得税汇算时税前扣除等。

(二)各方观点

1、华润公司的观点:华润公司开发的“外滩九里苑”房产项目自2009年开始预售,2011年竣工交付确认收入,现尚未经土地增值税清算。根据《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九条的规定,企业应纳税所得额的计算,以权责发生制为原则,现行企业所得税法律没有规定未实际缴纳的税金不能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华润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增值税暂行条例》(以下简称《土增税条例》)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增值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土增税条例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在计算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实际发生的土地增值税金额,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不需作纳税调整。另外,被诉税务处理决定认定华润公司2012年实际缴纳“外滩九里苑”项目土地增值税21,736,844.44元的金额有误,遗漏了2013年补缴的所属期为2012年度的土地增值税27,713,457.83元。根据劳动合同和公司管理制度要求,2012年12月员工工资应于次月5日发放。故华润公司在会计处理上,计入当月成本,在2012年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予以扣除。上述处理符合权责发生制原则,《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工资薪金和职工福利费等支出税前扣除问题的公告》(以下简称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5年第34号文)第二条 也明确了华润公司的做法是合法的。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作为专司偷税、逃避追缴欠税、骗税、抗税案件查处的税务机关,并没有作出被诉税务处理决定的职权。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在选案、立案、检查、审理和执行阶段存在伪造文件、审理流程超期等程序违法。上海市国税局在行政复议中也没能查清事实。

2、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的观点: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负有对税收违法行为进行税务行政处理的法定职责,其按规程对华润公司立案稽查,向华润公司送达《税务检查通知书》后开展入户检查,并根据市国税局重大案件审理委员会审议通过的处理意见,作出被诉税务处理决定,行政程序合法。由于税会差异原因,《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所指实际发生的土地增值税金,应为当期实际以预征方式缴纳入库的土地增值税金额,不应按照企业会计处理来确认。根据《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准予税前扣除的工资薪金是指“企业在每一纳税年度支付给本企业任职或者受雇员工的所有现金形式或者非现金形式的劳务报酬”,华润公司计提的2012年12月份工资未在当月实际支付,不得在2012纳税年度作税前扣除。上海市国税局在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经延长审理期限,在法定期限内作出维持的复议决定,行政程序合法。综上理由,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所作被诉税务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执法程序合法,适用法律依据正确,上海市国税局所作被诉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上海市国家税务局第五稽查局、上海市国家税务局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华润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

3、法院观点:

第一,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具有对税收违法行为进行执法,作出被诉税务行政处理决定的职责。上海市国税局对申请人不服下级行政机关所作行政行为提起的税务行政复议申请亦有作出复议决定的法定职权。

第二,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准予以当期预征的土地增值税金确定扣除额,并要求对差额部分作出纳税调整,该做法既符合设立土地增值税预征制度的立法本意,也能体现税收效率原则,法院予以认可。对纳税期内已发生但未申报缴纳的税金,不能视其为《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所定义的“合理”的支出而准予税前扣除。华润公司在2012年度未缴足土地增值税,直至2013年5月遭税务检查为止,税金仍处于欠缴状态,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未准予华润公司将2012年度欠缴的土地增值税作税前扣除,并无不当。

第三,关于已计提未发放的工资可否在本纳税年度税前扣除的争议,法院认为,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未准许原告将2012年12月已预提但未能在该纳税年度内支付的工资计入2012年,符合相关规定。

第四,上海市国税稽查五局已按照《税务稽查工作流程》的规定,履行了选案、立案、现场检查、审理、作出决定等程序义务,行政程序合法。

第五,华润公司要求撤销被诉税务处理决定的主张不能成立,故对被告一并提起的行政赔偿请求,法院一并予以驳回。

综上,华润公司要求撤销行政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被法院依法驳回。
发表于 2018-4-13 09: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是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5年第34号以前的案例,对以后发生的工资则适用第34号公告
发表于 2018-4-13 09: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税务总局
关于企业工资薪金和职工福利费等支出税前扣除问题的公告
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5年第34号
二、企业年度汇算清缴结束前支付汇缴年度工资薪金税前扣除问题
  企业在年度汇算清缴结束前向员工实际支付的已预提汇缴年度工资薪金,准予在汇缴年度按规定扣除。
根据规定,做法是正确的啊,搞不懂法院为什么要这样判?
发表于 2018-4-13 09: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4-13 14: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mcj0723 发表于 2018-4-13 09:25
国家税务总局
关于企业工资薪金和职工福利费等支出税前扣除问题的公告
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5年第34号

本公告适用于2014年度及以后年度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本公告施行前尚未进行税务处理的事项,符合本公告规定的可按本公告执行。


好吧,其实这个案子的焦点在那个预计的土增能否税前扣除上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23:5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土增的那个点,本质上就是欠税,程序不可能决定实体,无可厚非。
工资这个…嗯,对我来说,心有余悸!以为可以烂熟于心?图样!滞罚的代价实不敢轻视大意。尤其现在的电子渠道畅通,事无巨细,通通前请示后汇报。
发表于 2018-6-13 08: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法律法规时要留意其适用时间点,谢谢大家分享
发表于 2018-6-13 0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税务总局2011年第34号公告,第六条:关于企业提供有效凭证时间问题
企业当年度实际发生的相关成本、费用,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及时取得该成本、费用的有效凭证,企业在预缴季度所得税时,可暂按账面发生金额进行核算;但在汇算清缴时,应补充提供该成本、费用的有效凭证。

文号一样,年份不一样。

我的看法,2011年第34号公告的精神,同样适用预提的工资,即使没有2015年第34号公告。

根据国不与民争利的原则,在有法可依的前提下,应纳倾向于纳税人的利益。
发表于 2018-6-13 16:4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后法优于先法的原则,当后法更有利于行政相对人时,更应维护行政相对人的利益,而不是过分强调法规的时效。本案行政复议的时间2015年6月11日,晚于2015第34号公告的时间,如果不太官僚主义的话,应该考虑纳税人的利益。
何况,即便没有2015第34号公告,还有2011第34号公告的精神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8-10-23 15:0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