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查看: 7567|回复: 19

[其他] 注会闯七关之武侠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9 16: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加
点此加入学习团队 》》》
 

月薪不过万,跳槽又不敢
老板管的严,活着真是难
年底最容易被老板干掉的财务人
这里面有你吗?》》》

 

《跟卢子一起学Excel》
Excel知名公众号作者
随书扫码看视频学Excel
2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本帖最后由 一级魔法师 于 2016-12-19 16:28 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搞笑。


   楔子

  神州有圣山,曰中华网校。
  公元2013年,山脚下来一衣衫褴褛,风尘仆仆的流浪汉,也许没有家的人,是身在流浪;而没有梦想的人,是心在流浪。这是个心在流浪的人!
  彼时圣山在招徒,山下人山人海。
  “请让让!”流浪汉拼命往人堆里挤。呃,好奇害死猫,神州人族,最爱往人堆里挤。
  被挤开的人一脸嫌弃,欲动手揍之,却发现无从下手,因为他的心已流浪多年,身上奇脏无比。于是只能以言语挤兑:“前面是招生面试处,你个死老头来凑什么热闹?”
  流浪汉置若罔闻,因为多年流浪的经验告诉他,在神州,凡有排队,必有好处!!!
  结果真的是招生!!!
  “你这么老了?也是来学剑的?”面试官一脸诧异。
  “我我我。。。我只是路过的,请问这里哪里有厕所?”面试官瞠目结舌。流浪汉见势不妙想借尿遁,奈何先前挤得进来,现在却挤不出去,因为随浪容易,逆行艰难。
  于是心一横,转过身对面试官说,“不对,我其实是来报名的。”
  面试官高冷,手指着刚刚通过报名的几位考生:“你看那个,名为萧峰,身怀降龙十八掌;另外那个小帅哥,乃大理段誉,职业刷脸。他们都是主角,你以为你衣裳破点,就能当洪七公了?”
  流浪汉更下不了台了,斯斯艾艾地说:“人有帅脸,我有梦想。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面试官面露异色,则录之。
  圣山里,流浪汉每日除洒水扫地,就是练剑。
  流浪汉苦不堪言度日如年,才八个月,宛如百年。于是想要下山。
  奈何圣山有律,想要下山,须过七关!

  第一关:税法 守关导师:叶青

  流浪汉闯进税法关,松了一口气。税法关山势平坦,一览无遗。
  流浪汉以为能轻易破关。徒然一人凭空出现,其势虽速,乍看却又不疾不徐,乃叶青是也。
“来者何人?”对方居然喊得比他还快,流浪汉未出一招,先失一城,顿时有些心虚。
  “小可笑四少!”流浪汉半躬,礼数作足,实则是因为没有实力未够,想呆会挨揍时会轻一点。没错,他就是来挨揍的!
  “笑四少?我认识笑三少(刀剑笑),可是你哥?”叶青笑问之。
  “不是,他是拍戏的,我是扫地的。。”笑四少如实回答。
  “哦,卿来此何为?”叶青笑意微敛,仍很温和。
  “我来闯关!!!”笑四少这句话,其势实足。
  “好,我有六剑,你若能接下,即可通过。”叶青微微诧异,之前来闯关的,可都是高手,眼前这厮一看就是低手中的低手,居然也敢来,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评论了。奈何程序设定如此,她也没有办法。
  “六剑啊这么多,能不能少一点?”笑四少涎着脸搓着手,顿时显得有些猥琐。
  “不行,此六剑乃通关必备,必须接下。第一剑:增值税!接招!”叶青一摆手,刺出一剑。。。
  “等等等等,我还没准备好。”笑四少转身要逃,背后空门大露。
  剑势微顿,尔后刺向肩胛,显然叶青导师心地善良,不忍心将他伤得太重。笑四少一个懒驴打滚,避了开去。
  叶青一脚踢开笑四少,说,“你仔细看着,我税法主要需掌握四个要领,征税范围,纳税时间,税额计算和特殊优惠。你还差得太远,即日起跟在我身边,何时学会这六剑,何时放你过关。”笑四少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只好苦着脸留下来。
  “老师,这增值税出口免抵退税,我这辈子都学不会,看到它我就想死,能不能不学啊?”
  “不行!”
  “老师,这消费税也太黑了吧,连我的毛驴的四个蹄子都不放过(汽车轮胎),这么恶心的税我能不能不学啊?”
  “不行!”
  “老师,这营业税的剑意大半被增值税拿去了(营改增),要不咱们把它踢出这六剑吧?”
  “不行!”
  “老师,这个人所得税管得真宽啊,我一个月1800他都要抽走点(原起征点1500),写个文章他也要分成(稿费),这种税我觉得太没节操了,我学了会不会也没有节操啊?”
  “你觉得我没有节操吗?"叶青终于忍不住反驳,"另外起征点已经改为3500了,你的1800它是看不上的!”
  “哦,老师,我觉得前面四剑我已受益匪浅了。那企业所得税这么大一坨,你教得得多累啊,咱们去学土地增值税吧?”
  “学了企业所得税,你会更受益匪浅的。”
  “哈哈,经过这么长时间,终于学到了最后一剑土地增值税,这种剑我分分钟学会,不就是增值税加上土地两个字么?小样,以为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它了。”
  “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叶青一字一顿,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啊。
  就这样,日子在痛并快乐中渡过,笑四少在测试中以60分堪堪过关,叶青看仗剑离去的笑四少,热泪盈眶。如此拙劣资质,懒惰习性,生平未见,但愿从此不见啊!
  
第二关:经济法 守关导师:苏苏

  笑四少且歌且走,税法关虽磕磕碰碰地闯过,却仍给他以极大的信心,仿佛看到未来的一丝可能。也是,逆境中的每一丝曙光,都会被无限放大,仿佛是唯一可能。正得意间,远方一牌楼隐隐现身林角,有那么点隐隐飞桥隔野烟的味道,美不胜收。。。听说守关的是大美女苏苏!!!笑四少不由得眼冒小星星,口水滴答一地。“苏苏苏苏苏苏苏。。。我来啦。。啊。。”过往路人不由侧目。却是笑四少陷进陷坑。
  “就这样的也敢来闯关?”有路人嗤之以鼻。
  但也有人深怀同情。一个头似鸡窝的汉子凑上来搭了把手,把笑四少扯出坑。笑四少感激不尽之余略显好奇:“兄台何以如此落魄?”
  鸡窝汉一脸忧伤,仰天45度,喟然叹之:“流连三载,不敢闯关。之前曾细研闯过去的师兄弟们之心得,曰简单者有,曰甚难亦多,莫衷一是,由是徘徊,观苏苏之一颦一笑,不觉三年已矣。”
  “那也不应该不洗澡啊。”笑四少哂之,“听说苏苏喜欢干净利落的男生哦!”笑四少挺了挺胸脯,大步前去。。。奈何背影观去,褴褛百结,与干净利落大相径庭。
  不一会,“侠女饶命,姑娘、姑奶奶、祖宗饶命啊。。。啊啊啊,不许打了,再打我要哭了!”牌楼里惨号连天,笑四少几次欲夺门夺窗而出,奈何均被打回来,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什么曙光希望,此一刻全都暗淡无关。
  “别鬼叫了,你要看清楚我的出手,才有把伤害减到最少。”苏苏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这种实力也来闯关,分分钟被虐杀的货。
  “是这样啊?”笑四少把小眼睛努力瞪大,费心心力模仿樱桃小丸那扑闪扑闪的神蕴。。。
  苏苏一阵烦恶,这么老还卖萌,哪不去死啊。
  “你看清楚了,我经济法最关键的只有两剑,领会这两剑,经济法就没有多大问题了。”苏苏虽然嫌弃笑四少,但身为导师,还是尽量和颜悦色。。。当然,她手中的剑缓慢了许多,杀伤力也大减。笑四少心里忽然响起一首歌: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居然是公司法!!!”笑四少忽然惨叫起来,仿若苏苏又长剑加身。。。
  苏苏被吓一跳,这叫声真是太丧心病狂了。。。
  “啊啊啊,这还有证券法。。。”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惨叫声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拍死另一浪。
  苏苏导师擅长串连,把经济法各剑式起承转合处理得妥妥贴贴,笑四少的惨嚎逐日消停,竟似渐入佳境。
  然则测试时,笑四少竟然只得63分,苏苏心道叶师姐果然未曾看错,此子实在愚鲁不堪,不由得意兴阑珊,挥手逐他出关。
  然而该意兴阑珊的实应另有其人!
  
第三关 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 守关导师:杭建平

  杭建平:喂,你这作弊啊,这明明是最后一门考过的,干嘛把我排在这里,呜呜呜,我要做守关大BOSS!
  作者:谁写谁任性,要么你写!
  杭建平:写你一脸!
      ----以上是题外话!
  《战略》的秘笈有时很薄(2014年),有时很厚(2015年),笑四少足足啃了三年!然后合上书页,还是两眼一抹黑,就像现   在仗剑入关的他,也是两眼一抹黑,颇有两眼一闭,两腿一蹬的意味。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远处忽然响起悲凉的歌声,那是多少仗剑风流人士,一头栽在战略关上。
  战略一关实则颇为奇妙,曾有人一夜顿悟,一飞冲天而去;也有人,嗯,就是笑四少,苦战三年,犹未冲关。
  “老师我又来了!”笑四少屡败屡战,倒也光棍,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哦!这次领悟了多少?战略剑三个层次(总体战略、业务单位战略、竞争战略)都弄懂了吗?战略剑三大步骤(战略分析、战略选择、战略实施)能够娴熟施为么?”杭建平很有学者风范,每次都很有耐心。
  “报告老师,我都略懂。”笑四少似颇为自信。
  “才略懂啊!”杭建平为之语塞,都三年了也才略懂,这资质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那么风险七兄弟和内控十八罗汉练得怎样了?”杭建平忽又有所希冀,战略剑没学好,也许风险剑和内控剑能学得好也凑合啊。
  “呃。。。内控十八罗汉。。。这哪是给人练啊,那合着就该是印在书上挂在墙壁上膜拜用的。”笑四少的自信心骤减三成。
  “那么来吧,让我试试看你有什么长进。。。”杭建平忽敛笑意,抽出长剑,冷然而立,大有把笑四少大卸八块之势。看来人一绝望,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什么学者风范,什么耐心,那是给正常人的待遇,给这种蠢材。。。
  笑四少分分钟变成哭四少。
  华丽的惨叫声响彻山扉,几经变调。哭四少才拖着残破的身躯离开战略关。
  杭建平手中那61分的通关成绩单,在风中微微颤抖。
  
第四关 审计  守关导师:杨闻萍

       审计关前人山人海,悠然而来的笑四少惊得一个踉跄。。。
    “我嘞了个去,年底大促销啊?跳楼大减价吗?”笑四少挤进人堆,仿佛回到初报名那时,尿遁没成功还被招进山,真是好奇害死猫,冲动是魔鬼啊,但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他--又---挤--了--进--去!
    “大爷,麻烦你让让,让让。。。”笑四少一点也不讲究,哪里美女多就往哪里挤,不但没有排队的觉悟,还嫌别人挡着路,把一个满头杂草的人挤得都变形了。。
    “大你妹啊大爷,老子才25岁,哪里老了。。。”,那变形的人稍微回复正形,就破口大骂,笑四少斜眼一瞥,呃,人家虽然一脸沧桑,但明显比自己年轻许多,跟人这么一比,自己才更像大爷!
    “ 呃,小兄弟你怎搞成这样了?”笑四少扯了扯那人的破衣衫。。。
    “你马上就知道了。”那人话音未落,一条破麻袋裹着惨嚎从天而降。又是一个闯关失败的,众人齐声叹息。
  自古传言,审计关最为凶残。凶残的不是导师,而是审计剑易学难精,关前这人山人海,谁没有点凄凉往事?故尔审计关被很多人誉为前六关之最。
  笑四少颇不以为然。因为审计剑法是圣山所有剑法中他最为喜欢的,在学剑时就没有感觉到有难以理解之处,平日里练习也颇为娴熟,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
  然并卵!
  在杨闻萍剑出无影,笑四少那一板一眼的剑式,根本跟不上变化,分分钟被虐成狗。
  杨闻萍收剑叹息,表情颇为落寞。
  “审计一道,首重思路。以风险为导向,哪里有破绽,就使劲攻哪里。它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剑,但就是诡变万分。就独立性剑来说,每个人都知道它要出剑,但它每个攻击的方向都不相同,使你无从防御。审计抽样、存货监盘、风险评估、质量控制和三大循环审计,哪个剑招不是如此?”
   “老师,去年我就死在这几剑上,招招着肉啊。”笑四少见剑招迟迟未临身,眼睛从指缝中瞄到杨闻萍已经收剑,就大着胆子接嘴。
   “这几剑是年年出招,年年不重样。想重点防御那是不可能的,想全面防御,可是谁又能面面俱到啊?所以审计之剑,不在于招数,而在于精神。你把审计剑法使得出神出入,没有领会它的意图,最终也不过缘木求鱼。审计剑,最最重要的,就是思路。你好好领会去吧。”
  杨闻萍话音甫落,一剑挥出。又一条破麻袋从天而降。。。
  两年后,笑四少忽然闯关成功。当他姿态潇洒地走出审计关时,众人一拥而上,讨教经验。笑四少瞠目结舌竟是无言以对,因为他是在必死无疑的境地下,忽然破关而出的(2014年审计,考完试时感觉必死无疑,成绩出来66.25分,委实莫名其妙。而其他三门感觉必过的,全军覆没)。

  第五关 会计  守关导师:郭建华

   尽管只是勉强地过了前四关,但笑四少心里一点儿也不勉强。前往第五关的路上,哼着小曲好不逍遥。
   会计关位置极佳,雄踞于山顶,大有一览众山小之势。会计剑号圣山六剑中的小宇宙,与其他五剑关系极为密切,其实早在学其他剑之前,笑四少已多有涉猎,这会儿自当信心满满。
   离雄关还有两三里地,笑四少见一老头拎着锄头鬼鬼邃邃地钻进山林里,好奇之下追了进去。他躲在一棵树后探头望去,只见那老头在山林里东挖一锄西挖一锄,一锄下去就是一个深坑,而过程却无声无息,极其诡异。挖了几个大坑之后,又弄来许多杂草覆盖,伪装的极为精妙,手法非常熟练,显然是个老手。
   笑四少忍不住出声问:“嗨,老头你在干嘛呢?”
   老头吓了一跳,东张西顾发现了树后的笑四少,忙奔过来,作禁声手势。
    “我在挖坑!”他神秘地说。
    “啊,这么大个坑,是准备捉野猪么?”笑四少一听两眼放光,猪肉啊,此生最爱啊。。。滋溜过去趴在坑沿,“哇,这么深,保管一捉一个准啊。。。”
    “也差不多吧,那些巨大的坑就是给猪准备的。。。”老头看看笑四少挺合作,也松懈了些,“小兄弟来此作甚?”
   笑四少挺了挺胸,豪气干云:“我是来闯关的。”
    “会计关可不容易闯啊,每年会计关都是死伤枕籍。”老头一脸忧伤,“想我大中华多少英才折戟于此,甚憾!甚憾啊!”
    “我可是很厉害的!”笑四少毫不在意,“老头,等下捉到野猪记得喊我一起烤啊。。。”笑四少转身远去。老头在背后含笑不语。
   关内遍寻无人,唯留有一纸条,指示方向;到了地方又是一个纸条。。。几经转折,笑四少霍然发现回到初遇老头的地方。。。
   老头犹在挥汗如雨!
    “喂,老头你还在啊,请问一下郭建华导师在吗?”笑四少蛮不在意。
    “老朽便是!”那老头放下锄头,缓缓立起身,双手置于身后,宗师风范立现。
    “你你你。。。”笑四少气不打从一处来,“小可刚才就说要闯关的,你为何不说,害我跑了这么大一圈。。。”
    “刚才不是坑还没挖好吗?现在你可以闯了!”郭建华含笑而言,神色间哪还有挖坑时的猥琐模样。。。
   笑四少两眼一黑:“就在这里?”刚才没记清陷阱位置啊,天知道他前脚走后,郭建华又挖了多少坑,刚才回来的时候他还在挖呢。。。按刚才的挖坑速度,这里还有能落脚的地方么。。。笑四少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不敢想也没有用,无从落脚也是事实。这一战,笑四少是从一个坑到另一个坑,简直可以称之为坑的旅途。
    “会计剑本身并不难学,但它与陷阱的配合天衣无缝,诸多大招简直就是为了坑人而生的。最最惨无人道的是它还有长期股权投资、企业合并剑、合并报表剑三连招,分分钟要人老命啊。”笑四少想起这些传说,传说往往不只是传说,还可能是一部部血泪史,心中那是百味杂陈。这一战,以他赖在坑底不起来而告终。
   笑四少养好伤后痛定思痛,决心全心投入搞定会计剑,此后无论吃饭走路,都在比划。如是三年,会计剑关以79.5分飘然而过。
   夕阳洒在笑四少的身后,郭建华含笑而立,老怀甚慰。

第六关  财务成本管理  守关导师:陈华亭
  
      财管关是很神奇的一个关,大多数人要么得分很高,要么死得很惨,不像其他关隘,有许多60来分低空掠过的。
离财管关还有十里之遥,笑四少席地而坐,面露忧伤,望着财管关那高高的关墙,喟然长叹。我所思兮是下山,欲往从之阻且艰,俯身下望血沾衣。圣山赠我单手剑,何以报之闯六关。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谢谢张衡同学的《四愁诗》)。
    “ 哥,你在这里坐了都几十天了,咱们该走了。”豆豆同学使劲把他拖起来。由会计关到财管关,短短几十里路程,笑四少几乎一步一爬,恨不得此生不到关前。
    “我不走,BS模型我这辈子也学不会啊,布莱克斯科尔斯真是太坏了,哪能创造出这么恶心的剑式啊。。”笑四少忧郁的形象瞬间崩塌,哭喊着赖在地上不起,只差满地打滚了,“还有资本预算,我总是悟不透啊,不是漏了这个就是漏了那个,现金流量的运行轨迹,我看不穿看不明白看得想死啊。。。”
  豆豆真想拂袖而去啊,奈何两人说好要一起闯关的,早知道这货这样,就不结盟了。
  财管关内,陈华亭笑眯眯地站着。。。手上握着两只苹果,一只上刻着郭建华,一只上刻着魏红元。笑四少想起来,那是在讲套利模型时的道具。
    “来来来,两位小朋友,明天就是平安夜了,这两只平安果就赠予你们。”陈华亭大手一抛,两只苹果激射而至。。。
    “不要接。”笑四少怕豆豆年幼无知,中了暗算,然而晚了,豆豆一把接住“魏红元”,“郭建华”被笑四少闪开了,砸在地上,凄惨无比。
    “这位小妹妹你先出去一下。”陈华亭和蔼可亲。豆豆啃着苹果去过平安夜了。笑四少背心有些发冷。。。
    “这位小兄弟是来闯关的么?”陈华亭待到豆豆走远,问道。
    “是的老师。”笑四少硬着头皮回答。
    “那咱们先来试试猫狗法则吧!”陈华亭不知从何处摸出把剑,剑仅尺余长,通体乌黑,仿似财管剑一样,神出鬼没。
  于是笑四少一会儿变猫一会儿变狗。。。
   “那几十个财务指标(第二章),是财管剑的重要基础,后面很多招数都要用到,你要做到眼睛一闭,就在眼前。。。”陈华亭对着地上的小狗说。
  小狗腹诽,小爷两眼一闭,一片空白。于是真的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如是三番,狗四少连闯三次,第三次居然也给他闯了过去。虽然学得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闯关成绩居然是六门中最高的82分。
  下山之日已然可期,笑四少整装待发,剑指最后一关!
  
  第七关 综合阶段 守关导师:陈楠 杭建平(排名不分先后)

      却说笑四少虽在前六关吃了暴亏,但也算是脱(xǐ)胎(xīn)换(gé)骨(miàn),在圣山摸爬滚打,转眼又是一年。是日重拾行装,施施然准备下山,身后吃瓜群众窃窃私语,依稀能看到昔时晨光微透,朝阳初升。看着喷薄而出的太阳,笑四少信心满满,仿佛没看到遮挡太阳的乌云,嗯,选择性忽视,总是会有问题的。
      然后问题就来了!
      一个西装笔挺的身影仿佛一阵清风,倏然出现在笑四少面前,神出鬼没,手里的剑在晨光中,闪烁着寒芒。
      笑四少定睛一看,原来是杭建平导师,顿时很开心,在圣山学剑若干年,杭建平是他很喜欢的一位导师,虽然持剑送行有点不符情境,但人家至少来送行了啊,杭建平微微一笑:“闻君将远行,今特来相送。”
      笑四少甚是欢喜:“哇靠,您太客气了,这我都不好意思了,来来来签个名先。。。呃,先来个合照。。。”说罢掏出手机就准备上前。
     杭建平长剑微微一摆,真是云淡风轻:“自拍签名,那都不是个事儿,不过现今,我的事由我的剑作主,你来问问它同不同意。。。”
长剑冷芒吞吐不定,笑四少脸色阴晴不定,想起在战略关苦战三年的惨痛经历,实在忍不住,喊了出来:“How(怎么) old(老) are(是) you(你)?”
    “也并不总是我,这边还有一个呢,要不您先来?”杭建平侧过身子,彬彬有礼。身后一个人影露了出来,只见他眼睛45度望天,似略有思索又像在追忆,笑四少心里一凉,却是陈楠导师。
  跟学院派的杭建平导师不同,陈楠导师是出了名的实战派,实战经验丰富,守关多年,剑下亡魂无数,多少学员未见时膜拜,遇见时伤害,那都是实“打”实的经验啊,嗯,就是“打”。
  陈楠上前一步,与杭建平并肩而立,目光炯炯:“剑之一道,你已尽知,在圣山学剑多年,你现在所缺的只是将各剑式打碎糅合,融汇贯通而已。今某与杭师,将为你打破壁垒,让你真正学会注会这套剑法的精髓。”
    “说穿不就是想揍我吗,今天小爷非要下山不可,你们一起上吧。”笑四少长剑出鞘,脸色发青,两眼发直,犹自嘴硬,倒也颇为光棍。
  两位导师相视一笑,双剑并进,笑四少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不多时就血花四溅,惨呼声不忍耳闻。身后一群吃瓜群众亦两股战战,几欲奔走。
  但过程是残忍的,结果却是幸福的,笑四少幸运地撑过两位导师的长剑凌虐,拿着68.5分的通过成绩单,拖着半残的身躯,拜别中华会计网校,步履蹒跚下山而去,身影在夕阳下,拖得很长。。。

  这其实只是一个由于看到有人排队,故挤破脑袋进去,从而导致学艺多年的辛酸故事,但结局总算是完美的,从此笑四少拿着注会全科通过的成绩单,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童话里都是这么写的!

PS.《闯六关》系参加去年网校查成绩后征文作品,《第七关》系参加今年网校查成绩后征文作品,两者系上下篇,故合并一起以便阅读。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发表于 2016-12-22 15: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味道啊
发表于 2017-1-4 16:4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首页推荐@社区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17-1-5 12: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凤来仪 发表于 2017-1-4 16:44
首页推荐@社区管理员

非常感谢啊
发表于 2017-1-5 13: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值得推荐!
发表于 2017-1-13 17: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楼主你也是分裂得可以。。。
发表于 2017-1-17 13: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好有意思 把每科的特点都揉到小故事里面了 非常贴切啊
发表于 2017-3-9 15: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有味道
发表于 2017-3-14 15: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帘卷西风 于 2017-3-14 15:51 编辑

有点意思,各科的重难点和推荐老师全都有了~~
发表于 2017-3-29 08: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华亭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3: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我考完专业阶段就转行了,那天面试了第一家事务所,感觉有戏,在地下车库,准备离开前开开心心地打开网校,却看到了陈老师的噩耗。。。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3: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帘卷西风 发表于 2017-3-14 15:05
有点意思,各科的重难点和推荐老师全都有了~~

因为是武侠版,所谓的重难点,不过一笔带过。也没有推荐的意思,只是自己在学习的时候,就跟的这些老师。。。
发表于 2017-4-20 14: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级魔法师 发表于 2017-4-20 13:44
因为是武侠版,所谓的重难点,不过一笔带过。也没有推荐的意思,只是自己在学习的时候,就跟的这些老师。 ...

昨天听了叶青的税法,我滴个乖乖,太墨迹了,还不如我自己看呢~~
发表于 2017-5-25 14: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值得一读
发表于 2017-6-14 13: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6-16 14: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有帅脸,我有梦想。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文科出身
发表于 2017-6-20 10: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入注会深似海
 楼主| 发表于 2017-6-21 21: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头会说话1010 发表于 2017-6-16 14:08
人有帅脸,我有梦想。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文科出身

空有一颗文科的心,偏生非理非文。。。
发表于 2017-7-3 15: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7-9-29 16: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7-12-13 15:0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