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综合] 张伟大作:《征管法》64条第2款的运用(兼谈追征期问题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 15: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认证(CMA®)
现报名CMA享受6折优惠。
CMA获得政府及各大企业集团一致推荐
CMA是您挖掘职业潜能的通关秘钥
 

视野思享会年费会员
一年内免费直播参与
历届活动视频回放
与爱学习群体共同成长

 

欢迎订阅会计视野微信公众号
第一时间了解最新财会知识
碎片化学习新方法
200万读者追随的真爱选择。

我认为,“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情况下,有三种走向:一是行为发生3年内税务机关未发现或者发现未采取措施的,适用“税务机关责任”3年;二是行为发生3年内税务机关发现并已责令限期改正、纳税人已补缴的,适用六十四条第二款,按国税函〔2009〕326号规定追征期3-5年;三是行为发生3年内税务机关发现并已责令限期改正而仍未申报不缴或者少缴税款的,不得再适用六十四条第二款,而应适用六十三条,无限期追征。
发表于 2019-5-19 20: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9年前个人偷税,税局大义反驳过了5年追征期,一二审法院咋判








周诚超与国家税务总局宜兴市税务局二审行政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9-05-13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苏02行终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诚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税务总局宜兴市税务局,所在地宜兴市陶都路178号。

负责人郁岚,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何晶晶,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张锦超,江苏天哲(宜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周诚超诉国家税务总局宜兴市税务局(以下简称宜兴税务局)税务行政管理一案,不服宜兴市人民法院(2018)苏0282行初5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2018年3月,周诚超向宜兴税务局署名举报了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原股东卢某某于2008年4月将公司股权转让给李某某、周某、卢某等,认为股权转让价格偏低,有涉税违法嫌疑,请求宜兴税务局依法查处。2018年4月28日,宜兴税务局作出《告知书》书面告知周诚超,周诚超举报所称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原股东卢某某于2008年4月将个人股权转让给李某某、周某、卢某未申报个人所得税的行为不属于偷税。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以及《国税总局批复》规定,因卢某某股权转让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而不予追征。周诚超不服宜兴税务局作出《告知书》的行政行为,遂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1、原审原告的起诉是否符合法定条件;2、《国税总局批复》是否应附带审查、是否合法;3、《告知书》中对被举报人的行为认定不属于《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第三款追征期规定的情形是否合法,以及《告知书》对被举报人行为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而不予追征的决定是否合法。

一、原审原告的起诉是否符合法定条件。

对于原审被告提出的抗辩意见1、2,原审原告属于举报人,且按照《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检举纳税人税收违法行为奖励暂行办法》规定,检举人举报涉税违法行为经查实的,具有获得税务机关奖励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原审原告为自身合法权益向行政机关举报,应认定与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告知书》的内容是对原审原告举报事项进行实质处理的行政行为,发生行政法上的法律效果,对原审原告的权利义务产生了实际影响。因此,原审原告的诉讼主体适格,对于原审被告的上述两个抗辩意见,不予采纳。对于原审被告提出的抗辩意见3,本案与原审被告所述(2017)苏0282行初72号、(2018)苏0282行初31号等其他案件的诉讼请求明显不同,前诉案件均未提出对规范性文件的附带审查请求,且本案诉讼请求未被前诉裁判所包含,且案件事实亦有差别,对于原审被告的该抗辩意见,不予采纳。

二、《国税总局批复》是否应附带审查、是否合法。

1、《国税总局批复》是否应附带审查。对于《告知书》证据的证明目的和行政行为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依据,双方存在争议。原审原告主张称,《告知书》中提到的《国税总局批复》是原审被告做出行政行为的依据,并在本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前提出对该批复作为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的请求。原审被告在《告知书》中明确将《国税总局批复》作为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在庭审中又说该批复不是行政行为的依据,前后矛盾。原审原告还提出,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必须是规章以上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而原审被告将规范性文件作为行政行为的参考是违法的。原审被告主张称,《国税总局批复》不是其作出行政行为的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依据。经查,《告知书》载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以及《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26号)规定,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情形不属于偷税、抗税、骗税,其追征期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故卢某某股权转让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不予追征。”《告知书》的内容明确说明了《国税总局批复》是原审被告做出行政行为的规范性文件依据。该批复发文的对象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税务局”,抄送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国家税务局、地方税务局,批复内容是关于《税收征收管理法》如何在行政执法中具体应用的问题。该批复内容属于行政机关如何理解和应用法律的行政解释,具有普遍约束力、可以在一定期限内反复适用。对于原审原告提出的《国税总局批复》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等,对外没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行政行为法律依据的主张。经查,该批复由国家税务总局公布在《国家税务总局公报》2009年第6期上,标题为“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标题,并在国家税务总局官方网站“税收政策”栏目的“税务公报”子栏目中,面向社会公众公开查阅。因此,《国税总局批复》不是内部行政规范性文件,而是公开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可以在一定期限内反复适用的行政规范性文件,可以作为行政行为的规范性文件依据,对于原审原告的该主张,不予采纳。综上,在原审被告的该行政行为中,《国税总局批复》是其行政行为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国税总局批复》在本案中可以作为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的审查对象。

2、《国税总局批复》经附带审查是否合法。原审原告主张,其投诉卢某某的涉税行为追征期应是无期限的,《国税总局批复》与《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相抵触,国家税务总局无权对《税收征管法》作出解释。经查,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第三条规定,不属于审判和检察工作中的其他法律、法令如何具体应用的问题,由国务院及主管部门进行解释。国家税务总局属于国务院主管部门,依法具有对行政执法中法律、法令如何具体应用进行行政解释的职权。该行政解释适用于行政机关行政执法过程,与《立法法》中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解释权”的立法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解释均不冲突。《税收征收管理法》未对“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行为的税款追征期进行规定,属于法律规定的空白,而《国税总局批复》对“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行为的追征期作出了规定,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情形不属于偷税、抗税、骗税,其追征期按照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精神,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因此,《国税总局批复》在内容上与《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等上位法不抵触,亦未违法增加作为该规范性文件规定对象的、超过最长追征期未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纳税人义务或减损其合法权益,符合“法无明文规定不可为”的合法行政原则要求。如前所述,作为该行政解释载体的《国税总局批复》行政规范性文件,国家税务总局依职权制定并公开发布,内容与法律、法规、规章等上位法的规定没有抵触,亦未发现其他“规范性文件不合法”的情形存在。因此,经行政诉讼附带审查,涉诉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行政规范性文件《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26号)合法。

三、《告知书》中对被举报人的行为认定不属于《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第三款追征期规定的情形是否合法,以及《告知书》对被举报人行为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而不予追征的决定是否合法。经查,原审原告举报卢某某的涉税行为,是“未申报个人所得税的行为”,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七条关于“偷税”“骗税”“抗税”的规定,该行为不属于上述条款规定的情形,而属于该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不进行纳税申报”的行为,因而不适用该法第五十二条第三款追征期的规定。原审原告投诉举报的卢某某涉税行为发生于2008年,己经超过“不进行纳税申报”涉税行为的最长追征期限。按照公法中“法无明文规定不可为”的合法行政原则要求,在《税收征收管理法》对“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情形的追征期没有明确规定,而在《国税总局批复》对此明确规定“追征期限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的情形下,原审被告超过最长追征期追征被举报人税款于法无据,亦不应属于原审被告的行政自由裁量权。综上,原审被告决定不予追征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事实清楚,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依据充分,被诉行政行为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周诚超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周诚超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举报卢某某的涉税行为,应属于偷税情形,宜兴税务局的认定错误。请求撤销宜兴市人民法院(2018)苏0282行初53号行政判决书,并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宜兴税务局的答辩意见与一审时一致。

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已经随卷移交本院。经审查,原审判决对本案证据的认定正确。本院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与原审基本无异。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因税务机关的责任,致使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要求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补缴税款,但是不得加收滞纳金。因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计算错误等失误,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追征税款、滞纳金;有特殊情况的,追征期可以延长到五年。对偷税、抗税、骗税的,税务机关追征其未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或者所骗取的税款,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26号)规定,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情形不属于偷税、抗税、骗税,其追征期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本案中,相关证据证明周诚超所举报卢某某于2008年4月将个人股权转让的行为属于卢某未申报个人所得税的行为但不属于偷税。宜兴税务局认为卢某的行为己经超过“不进行纳税申报”涉税行为的最长追征期限有相关依据支持。

因此,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周诚超的诉讼请求,结论正确。周诚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周诚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学雁
审判员  崔晓萌
审判员  何 薇

二〇一九年四月八日

书记员  陆 洲

周诚超与宜兴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审行政判决书

日期: 2018-07-09

法院: 宜兴市人民法院

案号:(2018)苏0282行初31号

原告周诚超,男,1964年3月12日生,汉族,住宜兴市。

被告宜兴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住所地宜兴市宜城街道陶都路178号。

负责人沈晔,该稽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何晶晶,该地税局税源管理科副科长。

委托代理人张锦超,江苏天哲(宜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周诚超诉被告宜兴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局(以下简称稽查局)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于2018年3月1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于2018年3月13日受理后,于2018年3月16日向被告稽查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6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原告周诚超,被告稽查局的行政负责人沈晔及其委托代理人何晶晶、张锦超到庭参加诉讼。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周诚超诉称,其于2017年10月31日向宜兴地方税务局举报中心署名举报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卢园麟,在2008年4月以36万元将8%股权低价转让给张惠英,其认为转让价格是虚假的,有偷税嫌疑要求查处。

宜兴市地方税务局举报中心于2018年2月12日作出回复称,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卢园麟于2008年4月将个人股权转让给张惠英,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已超过法定追缴期限,不予追征。

关于法定追缴期限,《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对二种情况允许超过法定期限不予追征。

由于被告在告知书中,对涉及的个人所得税不予追征的行政行为未出示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侵害了原告通过举报偷税获得奖励的经济利益,原告表示不服,认为卢园麟的计税依据故意编造,协议转让价格是虚假的,故意隐瞒真实交易价格,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逃避缴纳个人所得税,是偷税。

江苏省经贸委[苏经贸投资2006]599号文件明确核定该项目总投资为5355万元,对应8%股权为428.4万元,加上卢园麟持股几年的企业利润所得,再加上房屋所有权××为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故以36万元转让8%股权,卢园麟又未能提供股权转让价格偏低的相关证据,因此其协议转让价格肯定是虚假的。

关于偷税,《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税务机关必须追征其未缴或者少缴的税款,并且不受追缴期限的限制。

由于被告对卢园麟偷税行为不予追征的行为,严重侵害举报人通过举报偷税而获得经济奖励的合法权益,被告的行政行为与原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1、依法确认被告对卢园麟偷税行为不予追征的行政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对原告的经济损失给予赔偿;3、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50元。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2018年2月12日的税收违法行为检举查处结果告知书1份;2、苏经贸投资[2006]599号文件批复1份;3、2008年4月17日的股权转让协议1份。

被告稽查局辩称,一、被举报人卢园麟涉及的少缴税款的行为不能认定为偷税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纳税人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账簿、记账凭证,或者在账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补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是偷税。

经调查,卢园麟为自然人,无个人账簿,自股权转让行为发生之日起,其未进行过股权转让个人所得税申报,且因当时工商管理部门与税务部门间尚未建立完善的信息传递机制,主管税务部门亦未通知其申报,故根据上述规定及现有证据材料,无法认定卢园麟上述行为是偷税。

二、被告对被举报人卢园麟少缴税款的行为不予追征合法合规。

根据原告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及相关资料,卢园麟转让股权的行为发生在2008年4月17日,从其违法行为发生之日至被税务机关发现之日已逾9年。

根据《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因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计算错误等失误,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追征税款、滞纳金;有特殊情况的,追征期可以延长到五年。

对偷税、抗税、骗税的,税务机关追征其未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或者所骗取的税款,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

卢园麟上述少缴税款的行为已经超过最长追征期五年,因其无法认定为偷税,亦无法适用无限期追征的规定。

三、被告造成原告经济损失的事实不存在。

根据《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检举纳税人税收违法行为奖励暂行办法》第三条  第一款  以及第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因原告举报违法行为无需追征税款且无罚款,故被告无需向原告支付奖励。

综上,被告已就原告所举报内容进行了调查处理并依法告知了原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周诚超的诉讼请求。

被告稽查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一、证据:1、举报信、举报人提供的线索及举报人身份证明;2、举报受理单;3、卢园麟及张惠英的股权转让协议;4、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5、信息查询情况说明;6、卢园麟未进行过纳税申报的查询记录;7、调查案卷以及书面说明。

二、依据:1、《税收征管法》;2、《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26号);3、《国家税务总局、财政局检举纳税人税收违法行为奖励暂行办法》。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稽查局提供的证据1-4没有异议;对证据5、6没有异议,证明了被举报人是2008年至今未发现有个人所得税申报纳税记录,事实证明卢园麟属于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行为,适用法律依据是税收征管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该证据同时印证了被举报人不属于被告在答辩中所说的行为,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对证据7,认为被告不向原告提供据以作出行政行为所依附的事实依据是违法的,《税收征收管理法实施细则》第五条作了特别说明,纳税人、扣缴义务人的税收违法行为不属于保密范围;行政诉讼法及司法解释对被告的举证责任、举证范围、举证时限等做了明确的限制性规定,而检举管理暂行办法仅是规范性文件,效力低于法律。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无异议;对证据2,认为与本案没有直接关联,本案审理的焦点在于不予追征是否合法,该证据不能主张原告的观点,公司总投资和净资产不是同一法律概念;对证据3没有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对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来源合法,符合证据形式,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3,来源合法,符合证据形式,内容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对证据2,其内容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依法不予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周诚超于2017年10月31日通过挂号信的形式向宜兴市地方税务局举报中心邮寄一份涉及逃税线索举报材料。

2017年11月1日,无锡市宜兴地方税务局(以下简称宜兴地税局)有关部门收到上述材料后进行了检举税收违法行为登记,编号为2017030。

2017年11月3日,稽查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作出宜地税举交[2017]第020号税务违法案件交办函,将周诚超举报的卢园麟涉税案件交由宜兴地税局第二税务分局进行查处。

2018年2月12日,稽查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作出宜地税稽举告[2018]1号《税收违法行为检举查处结果告知书》,针对周诚超提供的检举线索,根据《税收征管法》和《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管理办法》等若干规定进行查处,查处结果告知如下:宜兴市青龙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原股东卢园麟于2008年4月将个人股权转让给张惠英,涉及的个人所得税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不予追征。

同日,稽查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将该告知书向周诚超进行了送达。

周诚超收到后不服,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根据《税收征管法》第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权检举违反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

收到检举的机关和负责查处的机关应当为检举人保密。

税务机关应当按照规定对检举人给予奖励。

本案原告周诚超向税务机关检举他人税收违法行为并提供相应线索,税务部门对此作出相关行政行为,影响其通过举报是否能够获得奖励的权利,该行政行为与周诚超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周诚超具有本案原告资格。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被检举人卢园麟涉嫌逃避缴纳个人所得税的行为是否属于偷税;2、被告稽查局针对原告周诚超的举报所作的《税收违法行为检举查处结果告知书》是否合法。

一、关于卢园麟涉税行为是否属于偷税问题。

根据《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纳税人伪造、变造、隐匿、擅自销毁帐簿、记帐凭证,或者在帐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或者进行虚假的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是偷税。

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中,宜兴地税局第二税务分局对周诚超举报案外人卢园麟涉税案件进行立案调查后核实,卢园麟于2008年4月17日将股权转让给张惠英的行为属实,且卢园麟自股权转让行为发生之日起,未进行过股权转让个人所得税申报,税务机关也未通知其申报,根据现有证据材料,无法认定卢园麟未申报行为是否涉及偷税。

对周诚超提出的卢园麟于2008年4月低价转让股权给他人有偷税嫌疑的主张,因其也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对该主张,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被告稽查局作出的《税收违法行为检举查处结果告知书》是否合法的问题。

根据《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因税务机关的责任,致使纳税人、扣缴义务人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要求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补缴税款,但是不得加收滞纳金。

因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计算错误等失误,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追征税款、滞纳金;有特殊情况的,追征期可以延长到五年。

对偷税、抗税、骗税的,税务机关追征其未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或者所骗取的税款,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

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补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国税函[2009]326号文件)规定: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对偷税、抗税、骗税的,税务机关可以无限期追征其未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或者所骗取的税款。

税收征管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情形不属于偷税、抗税、骗税,其追征期按照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精神,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

本案中,税务部门经过对周诚超举报的卢园麟涉税线索进行调查,仅能查明卢园麟自2008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止没有个人所得税申报纳税记录,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其是否存在偷税行为,且卢园麟转让股权行为至今已有9年,认为已超过法定税款追征期,故被告稽查局依法对周诚超作出不予追征的查处结果告知书,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并无不妥。

综上,稽查局所作的答复并无不当,对原告周诚超请求依法确认被告稽查局对卢园麟偷税行为不予追征的行政行为违法并要求被告对其经济损失给予赔偿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周诚超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周诚超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审判长蒋毅斌
审判员叶棋刚
人民陪审员刘邦宪

二〇一八年七月九日

书记员殷逢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9-7-23 00:0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