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返回首页

倪小小一的个人空间 http://bbs.esnai.com/?1327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个中专生的考研经历

已有 2070 次阅读2005-12-25 19:52

作者:中山大学博士研究生 周榆华

  看看天空的疏星,斜挂的残月,还有远处未熄的几粒灯火,想起父母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劳作的情形,心里顿生深深的愧疚。二十四五岁的儿子躲在他乡不回家,却让两鬓白发的老人在田地里拼死拼活地累着,真是不孝,泪水由此潸然而下。

  我不敢放松复习的步履,仍尽可能地抓紧时间看书,犹如一名船夫,在海面上无力地划着小船,望着远方若隐若现的彼岸,忘了去欣赏海鸥、白云,只是低着头狠命地摇橹,一点点前进。

  人生中的许多东西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也许考研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实惠,但那几年的经历,已是生命里不可多得的一份财富;人在年轻时,不能单追求衣食之乐,也要为自己的某个理想而战,这样等上了年纪时,就不会因虚度岁华而后悔。

 

作者小传:

  1971年生,江西萍乡人。1987年入江西省永新师范学校学习,毕业后一直在偏远乡村小学任教,长达11年。1997年开始复习考研,2001年入南昌大学读硕士研究生;2004年至今,在中山大学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元明清文学。

 

中专毕业 工作七年后决定考研

  不知动了哪根神经,参加工作七年后,我竟铁定主意要考研。

  家里的早稻一收割完,我便对父母说自己有事,一头钻进房间里不肯再出来了。先前学过的英语,隔了这么多年,早忘得一干二净了,考研要达到六级水平,必须努力。我搁了条板凳在房中间,端坐着,像背字典一般挨个儿记单词。看得脑袋发胀,眼睛生痛,实在不能再记下去了,就到家后面的山林里走一走,之后折回房间,继续机械地记单词。等再胀再痛时,又到外面小憩一会儿。每天都这样循环着。

  炎热的夏日,室内温度很高,看久了,纸上的字母幻成一个个浮游的小蝌蚪,我知道自己太累了,但不敢松懈,因为自己只是一名中专毕业生,竞争对象却是读了高中和大学的人,这犹如爬十阶楼梯,他们已爬到了第九阶,稍花点力气就过去了,自己是从零开始,不吃大苦,怎能赶上甚至超过他们?在胀痛中,在自我激励中,忘了炎热,忘了疲倦,眨眼就过了一个月。

  九月开学后,在认真完成自己的教学任务外,我一如既往紧张地复习着。英语,政治,再加三门专业课,合起来有十多科,没导师指导,抓不到重难点,只好全看、全记,碰上不懂的地方,只能靠自己揣测。我偷偷地忙着这一切,不让其他老师知道,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幸而自己天生沉默寡言,不善与人交往,常常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别人见了,也不觉得奇怪。

  学期末,怀揣着一纸准考证,搭上了去设有考点的城市的车。尽管有几本书只看了一遍,内容都记不清,但心里一点也不慌张。第一年考试,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只打算熟悉一下题型,了解考试的难易程度,所以在考完英语后,许多人都埋怨时间太少了,做不赢,而自己一个新手,倒还做完了。不过整张试卷,我几乎没看懂一个完整的句子,这是暑假一个月里活生生吞下六千单词未消化的缘故。最后分数出来,总分很低,英语只有3翌年暑假,为了有更多时间看书,我买了炉子、锅和其它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碗筷刀盆之类的器物,打算只在“双抢”时节帮父母收割水稻,其余时间一个人呆在学校静心看书。

  学校四面围墙环绕,像座碉堡,孤零零地伫立在一个小山头,放学后罕有人至。我每日早起晚睡,白天捧着书本,坐在筒子楼中间的过道里,晚上则进房间,守着一盏灯,看倦了,就走到小操场上散散心,看看天空的疏星,斜挂的残月,还有远处未熄的几粒灯火,想起父母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劳作的情形,心里顿生深深的愧疚。二十四五岁的儿子躲在他乡不回家,却让两鬓白发的老人在田地里拼死拼活地累着,真是不孝,泪水由此潸然而下。

  除买米菜油盐外,我平常不出校门。成日坐在学校,听不见人声,耳里只有虫鸣鸟叫和风吹树木的声音,抬头向上,穿过没有楼板遮盖的梁柱,直看到椽瓦缝间漏出的阳光,还有悬挂在梁间粘满灰尘的层层蜘蛛网,好寂寞啊。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憋得慌时,也不管自己的嗓音有多难听,大声吼几句不成调的歌词,打破死水一般的沉静,为了心中的目标,只有强压躁动着的青春活力。好在没多久开学了,校园里又热闹起来,见到久违的老师们,有说不出的喜悦和亲切。

  经过一年的努力,再次进入考场。这次与前次截然不同,专业课和政治心里有把握,但英语仍旧提心吊胆。在考场上,有练习簿那么厚的英语试题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猛冲猛突,最后的作文题还是没做完。

  考完后,在学校忐忑不安地等消息,别人的分数早出来了,自己的却迟迟没踪影。四月初,才得到一个查分的电话号码。原来,我报考的学校改革,从这一年开始,不再用信封寄分数给考生了。打电话一查,自己的成绩是340分,英语58分,总分和单科分数都上了国家教委划的分数线,但最终没有复试资格,因为我报的是所名牌大学,招生名额有限,自己的成绩排名落后。于是另想办法忙着去调剂,可惜由于得知分数的时间太晚,那些未招满的学校早在我之前就有人调剂进去了。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自己败下阵来。这次失败的原因不在于没吃苦,没付出劳动,而在于身处偏僻的乡村,信息不灵通。

考了两次,学校的老师终于都知道了我考研的事。他们在背地里议论,有的说我有毅力,有的说小学教师走这条路行不通,更多的人说我不安心教书。想想从教这么多年来,总是兢兢业业,每年的教学成绩都列于同年级前茅,从不违反学校纪律,怎会招来指责?幸亏校长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告诫我不要光顾了读书,忘了教书。这之后,我更加封闭自己,不多与人交往。

  像去年一样,接下来的暑假我又一个人留在学校,守着孤独与寂寞,也守着自己的一份信念。帮家里收割完早稻,临返校时,瘦削的母亲送我一段路,叮嘱说:“要好好注意身体。”很朴实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当时几乎掉下泪来,心里暗暗拿定主意,在学校要不遗余力地看书,这次考试一定要成功,不让父母失望。

  九月底,突然收到那所大学的一份招生简章,我先前报的专业作了调整,增加一门新课程。这门课程的教材一时买不到,我来不及联系出版社,也不管是否还存有这种教材,就直接汇了钱去邮购。所幸十月中旬书就寄过来了。三本书,一千多页,繁体字竖排版,全是以前未接触过的知识。时间紧迫,我无暇细想,只得先放一放其它的课程,连续加夜班,用一个月的时间把这本书看了二遍,笔记作了厚厚的一本。完后,继续全面铺开,有计划地复习。

  年末到来时,载着父母重重的期待和自己沉沉的决心,再次进入考场,有前两次考试的经验,这一次答题我特别小心。第一场考英语,做得很顺利,考政治时,鬼使神差般地忘了带铅笔,心里特别慌张,做多项选择题时不敢轻易下笔,唯恐错了没法涂改,在这种心态下,做完了其它题目。临交卷前二分钟,我把没做好的多选题做完,匆忙中,觉得有道已选好的题目似乎不正确,就涂去其中的一个选项。谁知这么轻轻地一涂,涂掉了2分,也涂掉了我三年的希望,因为这答案是正确的。

  分数最后出来了,总分是360分,英语66分,而政治只有54分,距国家教委规定的单科分数线仅差一分。如果当时不慌张,能专注地做好其它题目,如果不去理会那道做好了的多选题,政治分肯定不止这个分数,就可以被录取了。看着别人高高兴兴地去复试,高高兴兴地拿着入学通知书走进大学校园,我的心不知有多沉郁,像霜打了的茅草,怎么也振作不起来。我明白,这次功亏一篑,在于自己的心理素质没过关。

   经过连续三年的透支,身体显然差了许多,心里也有了沉重的失败感,但我不敢放松复习的步履,仍尽可能地抓紧时间看书,犹如一名船夫,在海面上无力地划着小船,望着远方若隐若现的彼岸,忘了去欣赏海鸥、白云,只是低着头狠命地摇橹,一点点前进。

  暑假里,我再次呆在静寂的学校,这时心里没了孤独和寂寞。停电的夜晚,在摇曳幽暗的烛影中,我木然地坐在黑暗里,反反复复追问自己,耗了这么多的青春,疏远了父母兄弟,究竟图个什么?而且,成功似乎遥遥无期。惟一希望自己,不要到头来像《老人与海》中的渔夫那样,出海八十二天,与鲨鱼搏斗三天,历尽艰辛,最后只拖回来一副马林鱼的空骨架。各种想法萦于脑际,我无暇细思。因为实在太忙了,心中只存一个念头:向前冲,否则,就会前功尽弃。这时候整个人像骑了快马下坡,欲驻不能,只有咬牙坚持到底,也许这样才能到达终点。

  整日整日地看书,记东西,终于把自己累垮了。十二月初的一天,应朋友邀请去看电影,放松一下自己。电影院里人多空气混浊,出来后险些晕倒在墙根下,没想到强壮如大树的自己,竟然也禁不住几年的消耗。那一刻,我为自己能挨过上千个苦行僧般生活的日子,感动得落下了眼泪。

  剩下的一个多月里,死命地支撑着看书,终于顺利地完成了第四次考试。这次考试各科分数过关,但成绩排名不在前面,那所高校的一位老师打电话告诉说要自费。自己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便早早地向其它未招满的学校联系,争取到了一个公费名额。

  又一个暑假来临时,我接到了调剂学校寄来的入学通知书,心中没有欣喜,反倒涌起一股沧桑感,跌打滚爬了四年,人都快三十岁了,才搭上生命中学习的末班车。

  暑假里,在家收拾东西,抽空也看看电视,播的是《长征》,边看边跟侄儿讲解,讲红军的毅力、艰辛与最后的胜利。突然想到了自己,回顾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不也是一小段长征吗?要是承受不了几次失败,要是不能持之以恒,这辈子肯定进不了大学学习。由此生发开去,慢慢领悟到更多:人生中的许多东西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也许考研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实惠,但那几年的经历,已是生命里不可多得的一份财富;人在年轻时,不能单追求衣食之乐,也要为自己的某个理想而战,这样等上了年纪时,就不会因虚度岁华而后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国会计视野论坛 ( 沪ICP备05013522号-2  

GMT+8, 2018-7-20 18:5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